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企業學校鄉鎮 >> 瀘縣一中 >> 內容

校園作品 [精選]

時間:2009-10-12 10:34:44 點擊:

  核心提示:瀘縣一中校園作品精選遙寄牽牛織女(外一首)[瀘縣一中大水河文學社]羅順濤隔著銀河 你們默默守望了千萬年 彼此的情意 沒有絲毫的改變遷感動得滿天的精靈 都為你們點亮閃爍的燈盞你們默默守望著 隔著銀河而銀河群星分明是你們 繞膝的成群小兒女啊 看——他們正眨巴著快樂的雙眸 跟著你們看燈展天終于放晴了么我把...

 

瀘縣一中

校園作品精選

 

 

遙寄牽牛織女(外一首)

[瀘縣一中大水河文學社]羅順濤

 

隔著銀河

你們默默守望了千萬年

彼此的情意

沒有絲毫的改變遷

感動得滿天的精靈

都為你們點亮閃爍的燈盞

 

你們默默守望著

隔著銀河

而銀河群星分明是你們

繞膝的成群小兒女啊

看——

他們正眨巴著快樂的雙眸

跟著你們看燈展

 

     天終于放晴了么

我把太陽  抓出云端

徹照地表滿目凄傷的陰寒

我把陽光  做成彩線

拴捆獵獵秋風里逃逸的思念

 

我對著明媚和溫暖

放聲大笑

寂寞  躲到別處

哭紅了眼

        原載:《瀘州文藝》2009年第2]

 

 ======================================

 

堅強才能挺起脊梁

——寄圓明園

[瀘縣一中高201128班] 鐘國慶

 

當年,英法聯軍侵入圓明園,掠奪寶物,又縱火焚燒……當國人沉浸于哭泣里,時間寂靜著、悲痛著。

被烈火焚燒,把斗志點亮;以眼淚澆灌,把希望播種。幾千年的文明并非一日的崛起,一把大火燒掉了我一家園林,卻燒不掉我們國度的文明和堅強。

地球上最寬闊的是海洋,比海洋更寬闊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寬闊的是人們的心靈。我們廣袤心靈要遺棄哀傷放下悲痛,才能挺起民族的脊梁……

可是,惜別圓明園時,掛在心頭的一絲絲疼痛依舊清晰。當看見圓明園上空那一朵朵云霞,依然會想起往昔那的悲傷?我淚眼朦朧。

悲傷不能改變歷史,卻能激勵未來。淚水永遠為弱者準備,惟獨堅強才能把希望點亮。

我們祖國已強大。圓明園!你再度的輝煌,不會再遭受強盜的燒殺掠搶。

原載:《瀘州文藝》2009年第2]

 ========================================

 

 [瀘縣一中高201013班] 劉珊

雨前,你叮囑我

——帶好雨傘!

雨中,你關心我

——別淋濕了!

雨停,你托人捎信給我

——要愛惜身體!

哦,母親!

這只是一個平凡的雨天。

        原載:《瀘州文藝》2009年第2]

=========================================

 

青春·活力·夢想

[瀘縣一中(高一)22班] 曾小霞

 

高中——夢幻班的人生階段。踏著成長的節拍,伴著青春的旋律,懷揣著成長的夢想,誰不希望自己邁出歡快而矯健的步伐?誰不愿意讓高中時代成為一段亮麗的人生呢?

每一個人都是一粒種子,一朵小花。種子的萌芽,是在強大自信心的驅使下,將自己的理想執著地伸向未知的天空;小花的獨特魅力是為了在萬紫千紅的百花叢中顯現,裝點色彩斑斕的春天。我們在成長中,總能得到大自然的啟迪。只要有夢想,就會有飛翔的翅膀。青春就是資本,年輕就是力量。

如果你不能成為一株大樹,就作一叢灌木;如果你不能成為一叢灌木,就作一棵小草。愛自己,不要因為自己的渺小而低估自己,更不要因為自己一時的過錯而厭棄自己。青春就是活力,自信就是驕傲。

青春,讓你普通的裝束平添韻味,令你更加光彩奪目。遙望藍天,多想自己是只雄鷹,能自由自在地飛翔,飛得更高、更遠,實現自己的夢想。

同學們,把你們的才華盡情地展現吧!你們有青春、有活力、有自信和夢想,你們一定會成功!

 原載:《瀘州文藝》2009年第2]

 

==============================================

 

公里園有一座陵園

[四川省瀘縣一中]毛宏

 

       到宜賓求學那一段日子,生性懶惰,很少把腳邁出校門,對宜賓也就知之甚少。一日下午,同寢室一密友搖醒酣睡中的我:“走,去江北公園逛逛。”

       一路上,作為地主的他頗有“中流擊水”的豪情,向我盛贊這古老而又充滿著希望的故鄉城市,夸耀著我素末謀面的江北公園,講述公園涓涓不息的“流觴曲水”,講述里面千年神韻的黃庭堅。

       百聞不如一見。的確,流觴曲水,源不知何處,終不知何方。面對清澈緩行的流水,難免不使人遙想當年的培翁與友人們如何把酒臨風吟詩作賦,逍遙人生。

       已是深秋,我和密友沿著鋪滿落葉的水泥路漫步。天涼,寒氣有些刺骨。

      突然,看見不遠處有一灰青色的牌樓。頓時,渾身有一種莫名的神圣。緊步上前,抬頭看,上面橫書“革命烈士陵園”,凝重就一剎那涌上了心頭。

       陵園最前邊的是巍峨壯美、直刺陰沉蒼穹的紀念碑。在深褐色的碑基上,暗黃的“死難烈士萬歲”幾個大字逼人眼目。“人民英雄永垂不朽”閃爍在碑身,讓人仰視。碑的背面是一個個遠離了我們的革命烈士英名錄:李碩勛、趙一曼(女)、孫炳文、袁海楊……

       紀念碑的后方,是一幕幕磨得異常平滑的青石,領袖、偉人們的一段段充滿感情、充滿哀思、充滿尊敬的題字鐫刻在上面。那是對死難革命烈士者最好的評價、最好的贊譽。歷史明鑒,只有他們才受之無愧。

       上一臺階,是兩排排列整齊的墳瑩。我正要一一審視,一瞥眼,看見右側有一位背已駝的老者。他兩鬢斑白,如一尊經歷滄桑的石雕,靜靜定立在墳瑩前。輕輕走過去同老人聊述,很快,他腦海中積聚多年的關于這座陵園的記憶從口中奔涌而出……

       心在狂跳,血在燃燒。在我眼前的每一抔黃土都埋藏著一個甚至更多的悲壯故事;每一個小小的墳瑩都懷抱了一個不愧人生的魂靈;每觸及一塊潔白的大理石墓碑,我的心都會震顫不已。

       “不管是戰爭年代,還是在解放以后,他們為了國家,為了人民,他們大多靜靜地走了,有的竟然連遺體都沒有找到,唉!……”老人一陣沉默。

       陵園前邊的湖中,情侶戀人、父子母女,船槳輕蕩,笑語盈盈,其樂融融。

       “按說我們是不應該忘記他們的,但是……”老人一下子激動起來,聲音微顫:“每年只是在清明那幾天,才有些人來到這陵園,平常這兒是見不到幾個人的!”老人哆嗦著,伸出抖動的手撫著冷冷的墓碑。我發現老人眼中有淚花閃動,是憤懣、是愧疚、還是……

       的確,這里偌大一個陵園,除了我和密友、老者,再不見任何人蹤跡。這里委實太寂靜了,寂靜得有點凄涼的味道,凄涼得有些寒冷,寒冷得讓人感覺出了絲絲殘忍。

      烈士們的熱血,迎來了新中國的誕生;烈士們用寶貴的生命,換取來今天美好的生活。青山有幸埋忠骨,當年栽種的紫玉蘭樹已經高大參天,松柏林在秋冬之際依舊繁茂。是它們,用虔誠的心靈相伴相依著這些長眠的魂靈。

       夜開始緩緩降臨。市區的高樓,已有燈火閃爍。

       那里的喧囂、繁華同陵園里的蒼然、肅穆似乎和諧相融,又似乎有些格格不入。整個城市即將進入夜的溫馨,而烈士陵園卻又得迎接一個寂靜的長夜。

       告別陵園,我剛邁出步,可好似又有一種無形的力量讓我扭轉了頭,將我的眼光硬生生地牽扯到潔白的大理石墓碑上:楊飛,江蘇省人,1950年征糧剿匪斗爭中犧牲;曹昌,宜賓南溪縣人,1974年保衛國家財產犧牲;凌生強,1988年云南老山對越自衛反擊戰中犧牲……

       記住這些名字吧!我們不僅應該把他們刻在墓碑、印入史書,作為有良知的生者,我們最重要的是把他們銘記在心中,直至永遠。

 

原載:《瀘州文藝》2009年第1]

==============================================

 

小婦人詹三

 

[四川省瀘縣一中 ]羅順濤

 

    “詹三是個好女人!韋美女告訴我們說。
    “
當然,她眼大肚皮小……”詹三高興地回應。
   
見我瞪大了眼睛打量她的眼睛,詹三忙改口說:她眼小肚皮大……”
   
我只好再審視她的腹部:你的肚皮大嗎?
    “
是啊,我每頓吃五碗飯呢!

    自然,詹三是個好女人,這從她談論自己老公和兒子時的幸福表情就可以得而知之,以致于貪花的貴花也只能望詹興嘆:我們只好打打嘴巴牙祭。愛打嘴巴牙祭的何止貴花,除阿杜那只輝色狼外,語文組的甚至非語文組的騷客們誰敢賭咒自己沒有在可愛的小婦人詹三面前訴說過許多半真半假的想法呢?
   
好在我們的詹三非常大方,她不會嬌滴滴地罵我們屁蚊兒,那是阿芳的專利;她也不會甜甜地叫一聲濤哥,那是韋美女和宋美女們的特權;她更不會半嗔半怒地叫一聲潑煩,那是劉小艷的絕招;她還不會深情地瞪你一眼,傷心可憐地來一哎呀,那是前兒媳婦的看家本領。詹三的爸爸和她老公的岳母到玄灘去了,她獨守空閨,濤哥總會及時地關心:詹三,你一個人怕不怕?”“不怕!詹三總是很肯定地回答。……你,寂不寂寞呢?”“你不就是想說要來陪我嗎?詹三響亮的聲音能夠讓全世界的人知道,于是濤哥心滿意足地啞口無言黯然神傷了。
   
獨守空閨的詹三老是勸張鑒不要搶著買單:大家一起吃飯,你一個人那么大方干什么?于是張鑒不久便被濤妹兒勾走,不再搶著為我們付錢,而每次我們吃完飯叫(兵兵的)媳婦兒時,卻總被吃飯速度最慢的詹三搶了先。因此,我們只好時常地感謝詹三:謝謝您招待我們吃肉!謝謝你的肥腸!……”詹三一高興,就請愛那么幾杯的濤哥去家里喝葡萄酒——“我老公親自釀的,詹三眼里閃爍著興奮的光芒,味道巴適得不擺了!呵呵,味道的確好極了,那可是濤哥至今喝過的最昂貴的葡萄酒啊。
   
吃過晚飯,買了單的詹三便約我們一起逛馬路,有時也會叫另一個小婦人阿芳出來同樂。濤哥也愿意跟著,因為喜歡看詹三一跳一跳的走路,那快樂的窈窕身影對男人是一種誘惑。你看一路上嘴巴停不住的,不是詹三是誰。伊說到有個同學愛顯寶,參加歌詠比賽唱走在家鄉的小路上,便情不自禁地唱起來,配之以手舞足蹈,宛若幼兒園的小女兒回家。說著說著,伊又談起高中晚自習的趣聞,比劃了一個超級夸張的太極姿勢,將韋美女逗得笑岔了氣。
   
詹三的快樂在教室里可能遇到了麻煩,最近總是嘆氣:這十八班的學生不來氣,怎么辦嘛?從她幽幽的口氣中,我們都能聽出她對學生的關愛與對成績的在乎。不過,吃飯最慢的詹三還是那么風風火火,一早上就弄了兩套習題——上課用的,學生們不用緊張。上一年最愛到年級辦公室備課的兼職教師,也是非詹三莫屬,為這,貴花經常說他心不在焉。
而今,詹三和其他的美女都升入高二了,只把濤哥孤零零地扔在了高一(張鑒自然有人陪)。好在她了解濤哥的寂寞,吃飯時總和濤哥黏在一起,弄得貴花好幾次對濤哥側目而視,而了解濤哥和詹三的,可能是韋美女了。

來,我幫你舀飯!詹三樂滋滋地拿過我的碗盛飯去了。
    “
詹三是個好女人!韋美女感嘆說。
    “
別老這樣說嘛,我會傷心的。我說。
    “
為什么呢?
    “
因為她不是我的女人!

 

[原載:《瀘州文藝》2008年第4]

 

 ==============================================

 

 

 

夢想文學

 

[四川省瀘縣一中]何淑清

 

許多人的文學夢被拋卻在荒漠里,秋天過了一個又一個,而文學地里依然沒有結出碩果。正如歲月之河匆匆流過,許多事都來不及注目和品味就被拋卻在一些無名的灘頭。

我很小時便喜歡上了讀書。不管是中國名著還是外國小說,我就如高爾基說的如一個饑漢撲在面包上一樣,囫圇吞棗地啃著一本本大部頭小說。是書開啟了我封閉的心靈,猶如在我面前推開了一扇扇窗戶,使我看到了另一個美好的世界,于是便飄飄然地做起文學夢。然而成功不會輕意垂青任何一個人,成功的路上總會有重重關卡考驗你。和許多第一次投稿的人一樣,我的第一篇稿件寄出去后便如石沉大海,音訊全無,是信念和夢想支撐我走過一個又一個失敗。

經歷過無數次失敗之后我的心反倒平靜了下來,漸漸明了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的道理。一篇好的文章不是刻意寫出來的,那是對生活的感悟,當一點一滴的匯聚慢慢成為情感的洪流時,便決堤而出。不細心品察、積累,又怎能惱怒成功不光顧自己的門檻呢?我知道只要堅定信念,才能滋養生命的意志,展示生命的魅力。有了信念,生命才有沸騰的血液,人生才有堅定的步伐。

用筆記錄成長是饋贈給歲月最好的禮物。成長的歷程本多艱辛,惟有心不沉淪、心不褪色,我們的筆頭才不會荒蕪。用心聆聽成長,用筆觸摸燦陽,握住自己的理想,我們的文學夢就不再是夢。

 

[原載:《瀘州文藝》2008年第3]

 

===================================================

 

 

大難當前

 

[四川省瀘縣一中高201011班]張睿

 

豈曰無衣?與子同裳。抗震救災,獻我力量,與子同累!

豈曰無食?與子同羹。抗震救災,獻我熱血,與子同苦!

豈曰無住?與子同帳。抗震救災,獻我生命,與子同戰!

豈曰無親?與子同戚。抗震救災,獻我摯愛,與子同心!

 

[原載:《瀘州文藝》2008年第3]

 

 

==============================================

 

 

 

我想遺忘的青春

 

[四川省瀘縣一中高201020]錢興

 

都說十六七歲是雨季,我還覺得它陰霾彌漫。

在來瀘縣一中之前,我在另一個縣城讀了兩年高中。那兩年是一段我不愿意再提起的過去,那是青春最晦澀最迷惘的曾經。那期間,我迷惘,有哭,有笑,有痛,有眼淚。

那期間,我們經常進出燈紅酒綠的場所。在紅綠閃光燈的交錯之下,在墨綠的瓶口與朱紅的嘴唇之間,酒與口水親吻;在震耳欲聾的音樂聲中,我自甘的頹廢,迷失了自我,承認了墮落。

上課期間,就算到了教室,除了睡覺、看小說、講話,記憶中似乎從沒有認真地聽過一節課。每一次在老師面前鏗鏘有力地說著一定不會有下次了,但轉身之后,那些諾言都飛出了九重云霄。我,繼續墮落。

學校的領導我幾乎都已認識:年級組長,教務主任,德育主任,副校長……他們都給我上過讓人記憶深刻的政治課,但我似乎健忘,很快就把它們都忘了。

為了不上新聞課,我選擇了學習書法;為了不上書法課,我選擇了曠課。

行動似乎逾越了理智與大腦商量的時間,很多事情還沒有經過大腦我就做了,也因此吃虧不少。

同學、朋友們都說我的生活過得瀟灑快活、自由自在,但我心里的苦處、傷痛,能有幾人知曉?好多次我,一個人偷偷地在無人的角落里擦拭淚水。我曾經也有過努力,換了座位和班長一起坐,希望近朱者赤。但三分鐘的熱情,幾近為零的意志力和別人的誘惑讓我的努力以失敗收場。我再一次放棄了。可能我真的不是讀書的料,我有夢想,但夢想隨著這一切消逝在我的空間。

那期間,我像是一個誤入迷宮的人,忘記了來時的路,找不到出去的路口,憑著感覺亂走亂撞,結果我越迷惘。后來,轉學成了我的指路標,離開了那個令我今日傷心的學校,告別了誘惑,到了瀘縣一中這個新環境。

那是一個清晨,踏著朝陽和露珠,我一路陽光來到了新學校。這是一個嶄新的開始,我也將會是一個嶄新的我。我要用兩年的時間來改變自己,因為我相信,命不由天定,由我自己來掌握。

我為自己那墮落的青春而悔恨,它原本應像鮮花一樣綻放。但生活就是這樣,不會因為我的悔恨而將時間逆轉。我以后再也不會將那段時光憶起,要用一把沒有鑰匙的鎖,將它鎖在記憶的最深處。我也不會再為那段時光流淚。在夏天這個季節里讓它像冰一樣被陽光融化,然后蒸發。

 

[原載:《瀘州文藝》2008年第3]

 

 

===================================================

 

雨不逢時

 

[四川省瀘縣一中高201011班]任秋悅

 

驚雷閃電齊作威,萬里天穹一片灰。

雨鏈自天連連墜,阻吾思緒難回歸。

 

[原載:《瀘州文藝》2008年第3]

 

 

==============================================

 

 

 

(小說)

 

 [四川省瀘縣一中初065] 何若愚

 

20039月,木棉來到了這個紙醉金迷的城市。木棉討厭那種看似鮮活、實質沉悶的讓人窒息的氣味,但卻喜歡那在迷幻中被撕扯的生活。

                 

開學的第一天,木棉沒有遲到,按他自己的話說是:好比一個飄飄美發的尼姑津津有味地吃烤肉。

開學典禮上,木棉看見了校長,有點禿頂,滿臉油光,看上去還喝了很多酒,說話有點東拉西扯的。也難怪,那些差等生的父母為了讓子成龍、讓女成鳳,下了不少功夫嘛。木棉在心里嘲諷。木棉聽見校長在臺上自豪地說:今年我校又有兩名同學考上北大……”好像一個村長對村民說:鄉親們哪,今年我們村又有倆娃考上了高中。

這個學校的分班方式很特別,就是讓學生一一到分班老師的面前回答問題(其實就是讓你鉆他下的套!木棉心里嘀咕),再視你的答案把你送到各班。

輪到木棉時,分班老師的眼神稍有驚訝,但鄙夷之色馬上就毫不掩飾地暴露無遺。也難怪,那天木棉穿了一件180型號的襯衫(木棉只有1 65,畢竟才十三歲),襯衫的衣領、兩袖和下擺都長長大耷拉著;下面穿一條跳街舞的牛仔褲,還把皮帶長長地露了一截出來;沒戴帽子,頭發一根根杵在那里張牙舞爪,陽光下還微微泛著染過的暗藍色痕跡。一個問題也沒問,木棉就被分到了六班。據說那是個提高班,明白點,就是下三爛班,從弱智到流氓,什么貨色都有。

班主任是一個看不出年齡的婦女,不是說年輕,而是因為過度的疲憊讓她十分蒼老。當木棉穿著那身可以算作猥瑣的裝束被帶上講臺的時候,他輕藐地一笑,臉上帶著玩世不恭的表情,面對臺下那群世俗眾生。

 

木棉出身在知識分子家庭。這對別人甚至可以說是很幸福,但對木棉來說很不幸,因為這意味著他不得不為一些自己毫不在乎的東西而奮斗,比如——考試成績。所幸,木棉的父母也不算刻薄,因此木棉的成績一直游離在年級前三至三十名之間。這對別人可以說相當好了,但對木棉來說也不算什么,畢竟這不是他的全部實力,而他也沒有把實力發揮出來的欲望,因為他不在乎這些東西。

這天,木棉的媽媽又把木棉叫到跟前,準備跟他講講新學期是不是該改改自己,但想了很久,看著兒子在面前不安分地左搖右擺,終于沒說出口,這孩子從小就特立獨行,木棉的媽媽嘆口氣想。有時候她又想,如果自己只生下了一個簡簡單單的孩子,愛說老師好,星期天去學鋼琴,平時撒撒嬌——而不像面前這個……怎么說呢,木棉媽媽很難找一個現存的詞形容自己的兒子,姑且就說難對付的兒子——又會怎樣?但她想象不出來,木棉已在她和木棉爸爸的心里深深扎根。

有時,木棉父母會對木棉的行為很不滿,比如木棉對一切的毫不在乎。所幸的是,毫不在乎不包括親情。又因為,木棉父母的思想可以說十分開放,因此,木棉與父母有一種漸成的形式:父母讓木棉考慮前途,木棉對父母提出的建議以不抱任何成見的方式反省。

雖然不知道將來會怎么樣,但木棉卻在這種環境下成長了起來,當然在世俗的眼光中,木棉不算好兒童。

 

一天,一個男生挑釁木棉,因為木棉用冷笑的目光望了他一眼。

那個男生于是帶了一大幫子人來找木棉。

木棉一下子聯想起了小學二年級時一個小朋友哭喪著臉去找老師告他的狀的情景,只不過面前這個男生的臉上還帶著自以為成熟的丑陋的微笑,就如美國大兵牽著狼狗凌虐伊拉克戰俘時臉上掛著的獰笑。

多么無恥。傻×

于是,木棉拿起一條板凳,掰下鐵做的凳腿,冷笑著、優雅地、毫不猶豫地砸了下去。

鮮血綻放了一地,如鬼魅般的絢麗。木棉把凳子腿兒一丟,微笑著走開了,仿佛一切與他不相關。

之后,木棉理所當然進了辦公室。

班主任直冒冷汗,心神不寧,而面對她的木棉反而像個沒事人一般,好像是班主任打了人。也難怪,據說被打那人是校長的侄子。雖然知道班主任這種反應有一部分因素來自于她工資本上少了獎金,木棉還是因為讓本就十分疲憊的老師又添不安而感到有點愧疚。

過了許久,班主任定了定神,開始審問:

說說經過吧。

他找人打我,所以我打了他。

他為什么找人打你?

我望了他一眼。

“……為什么不告訴老師?

不想。

不想?不想!?……能為你的行為找個辯護的理由嗎?

沒什么,好玩罷了。

好玩!?這…………簡直太荒謬了!

一個周后,木棉在雨中看著黑板上木棉  打人致傷  記大過處分“×××   被打致傷   學校賠款兩行字冷笑了一節課,笑著笑著,就有東西從眼里掉了出來,不是眼屎,也不是隱形眼鏡。

 

木棉與普通的叛逆學生不同的還有一點就是:木棉體育不好,甚至不會打籃球。木棉喜歡文學和藝術,喜歡那種藏于幾行字下或幾筆水彩中的隱約的歡樂、憂傷……還有孤獨,而不是為了女生的叫聲在烈日下擺  pose的籃球。

如果碰上體育課,木棉大多會去和農村孩子打乒乓,反正也得磨時間,比起惡心的籃球,樸實的乒乓反而會更好。

然后,打乒乓的木棉會暗暗嘲笑像乒乓一樣從一邊跑到另一邊,從不滿到滿足來回奔跑的叫做人類的動物。

                

半夜,木棉從他迷茫的夢中醒來,拉開窗簾,外面正下著雨,讓整個世界彌漫在灰蒙蒙夜色之中。

 “我是陽光里的黑暗,我也是黑暗里的陽光。在天使與魔鬼之間,在升華與墮落之間,在傲世的森林里,我就如一只精靈,舞動著布滿傷痕的翅膀。木棉想。

 

[原載:《瀘州文藝》2008年第1]

 

 

===================================================

 

 

我的譚先生

 

〔四川省瀘縣一中〕何淑清

 

要叫平生不得志而一臉苦相的我說別人一句好話,除非你能從蚊子腹內取出半斤油,從鷺鷥腿下劈出一斤肉。但六年了,腦中總有一個人物的相貌舉止時隱時顯,揮也不去趕也不盡,偶爾還一點靈犀,使我或若有所得,或大徹大悟。

這個人物姓譚,是我在大學讀書時候的寫作老師。

譚老師喜歡學生呼他先生而非老師。起初我們心中想叫先生,但從口里出來的仍是老師,直至一個活潑頑皮的同學膽顫顫地稱了他一回先生,他也脆生生地答應了一聲之后,我們也就先生長、先生短地沒完沒了地叫,吐音清脆悅耳。

先生剛過而立之年,但嚴重禿頂,有限的幾根頭發呈現灰白的色彩,大概是自己覺得無法與飽滿油亮的印堂相媲美,所以自慚形穢地向后腦勺集中,但沿途有條不紊,又似有急流勇退之勢。

雖然先生與我們親密無間,但他惜字如金,從不輕易吐一言發一話,惟恐多說一個字就會有損他早已樹立并且鞏固無比的金口玉言的形象,所以我們相處的大多默然相對。然而在你不經意間,他卻一張嘴,一定字字如珠璣落玉般,令人捧腹令人皺眉令人三日不知肉滋味。先生也是一個小有名氣的作家,搞創作又教寫作,所以他常常在課堂上說:作者要想人之所未想,作品要言人之所未言。當我小試牛刀搜腸刮肚地完成一篇洋洋灑灑的小說提請先生修改時,先生只對我說了一句話:生活就如一盤菜,創作不是將已有的調料放入菜里,而是要自己去配制新品種的調料。從此以后,我摒棄了勉強寫作的陋習,凡發一言動一筆必先得有自己獨特的感受,自然也嘗了情有獨鐘的妙處,三兩篇情真真意切切的小方塊文章不是博得同學的喝彩便是得到老師的首肯。飄飄然正得意非凡之時,先生又對我說話了:筆桿兒如鞋匠的錐,運用多時,會漸漸尖銳得像一根刺繡用的針。聰明但還沒有絕的我頓時便悟到了先生的意思,他是說不但要抒獨到之情發獨到之慨,還應該多寫多練呢!在先生的諄諄誘導之下,日子久了,我們班競出了幾個小小的作家,在市級刊物得獎,在省級刊物登載,往國家級刊物鍥而不舍地投稿,為班級揚了威為學校揚了名,先生也得了一個市級勞模的光榮稱號。先生樂得咧嘴齜牙,而漏出嘴巴的卻是一句:沒想到一個不留神就做了一回全市人民的榜樣!

文學上算有幾個怪才,體育上算有幾個健將的我班在學校無論是善名還是惡名都有一長串。瑕多掩瑜,結果是臨畢業時沒有一位老師能勝任我們的班主任,于是學校請先生出山做我們的頭兒。記得瞎扯伊始,先生的第一件事是組織我們參加前兩年被我們罷賽的·歌詠賽。開始練習了,隊伍卻稀稀拉拉參差不齊圍成一團。先生舉手拍了拍集中在后腦勺的幾根頭發緩緩發了言:君子之過如日月之食焉:過之,人皆見之;更之,人皆仰之。待懵懂的我們理解了句意時,隊伍也由低到高整整齊齊昴首挺胸,如一群野馬被牧人握住了韁繩將馳聘于沙場。往下,先生便領著我們練唱,并用手臂和著旋律的節奏有力地上下翻飛,于是我們的歌唱聲振屋梁氣沖宵漢。當我們端著歌詠賽鮮紅的大獎狀齊唰唰地向先生鞠躬時,先生雙手抱拳面皮皺出笑意,第一次不惜珠璣地用語如潑:同喜同喜……大家同喜……大家同喜

臨畢業的時候,我們生拉硬拽先生去舞場。先生說:扭著表情復雜的屁股做全方位運動的迪斯科這種活計,我干不了。于是,右手平放胸前半握拳作撫腰狀,左手向左自然伸出攤開五指作握手狀,邁開雙腿,先生一個人在空氣十分渾濁噪音嚴重超標的舞池里跳起了優雅浪漫的華爾茲,眾舞客瞠目結舌噓聲唏氣便勢在必然,但先生仍是萬般投入地翩翩舞動,如入無人之境,大有脫凡俗之氣。當眾人終于斂聲屏息全神貫注時,我也終于領悟到先生獨有的一種非凡氣質。

六年了,平生不得志而一臉苦相的我,只要一想起譚先生的一言一行,一顰一笑,嘴角便會不自覺地微微上翹,我想那應該是一種笑的形狀。就將這千金難買的笑的形狀作為菲薄的禮品遙寄我那聰明絕頂和超凡脫俗的譚先生。

 

[原載:《瀘州文藝》2006年第2]

 

 

==========================================

 

 

三月的夜雨

 

[四川省瀘縣一中]羅順濤

 

       沒有風聲

       三月的夜雨偷偷地哭

       哭古老的農田

       哭新播的稻谷

 

       沒有星光

       三月的夜雨在荒野里迷路

       找脫貧的小徑

       找打工的前途

 

       沒有人語

       三月的夜雨在路燈下

       想天地的秤桿

       想城鄉的對話

 

       江南的大地

       睡得挺沉

       在枯瘦的淚光中

       唯有這三月的夜雨

       淅淅瀝瀝

       淅淅   瀝瀝

 

 

[原載:《瀘州文藝》2006年第3]

 

  

===============================================

 

 

陜行詩抄(二首)

 

 

〔四川省瀘縣一中〕周述舜

 

 

觀秦始皇兵馬俑

 

橫掃六國

堪稱千古一帝

生不平凡

死不平凡

似知華夏子孫多難

暗布下千軍萬馬

  號角吹響

 

 

謁黃帝陵

 

一棵古柏

五千年滄桑

仍枝干勁葉蒼

生機無限

高指藍天

像一柄倚天長劍

捍衛著炎黃子孫

壯大繁衍

 

[原載:《瀘州文藝》2005年第3·4]

 

 

===============================================

 

 

謁劉光第墓

 

〔四川省瀘縣一中〕周述舜

 

幾許野花

一方石碑

模糊了字跡

卻模糊不了歷史

你三十七春

紅了戊戌風云

似見變臉慈禧

焚香哭跪萬民

你腳下沱江千里

至今為你高歌不息

 

[原載:《瀘州文藝》2004年第4]

 

 

==============================================

 

 

你走進時

 

四川  周述舜

 

你走進時

我們一片荒地

不用開墾

地里的常青藤

悄悄伸向你

 

你走進時

我是一片沙灘

不要躊躇

熱吻著你

串串足跡

 

你走進時

我已無影無蹤

別惆悵

那夢

正圓著你

 

 

[原載:《龍眼樹》詩歌報1993年第2]

作者:不詳 來源:瀘州作家網
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 內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網站地圖 | 在線留言 | 信息交流 | 網站投稿說明
  • 瀘州作家網(www.heluyao.cn) © 2019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錄
  • 主辦:瀘州市作家協會 站長:楊雪 總編:李盛全 名譽總編:剪風 副總編:周小平 羅志剛 總編室電話:(0830)2345791 法律顧問:劉先賦
    地址:瀘州市連江路二段12號五樓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備108081號
  • 8球真钱游戏 汉阴县| 习水县| 句容市| 巫山县| 桃源县| 广南县| 鹤岗市| 凌云县| 昔阳县| 五峰| 浦北县| 东山县| 巴中市| 静安区| 罗城| 沭阳县| 南投市| 台江县| 大英县| 金华市| 河津市| 象山县| 鄂伦春自治旗| 时尚| 晋中市| 安康市| 增城市| 崇礼县| 山西省| 如皋市| 仙居县| 留坝县| 麻城市| 垫江县| 河源市| 江孜县| 玉屏| 新乐市| 彝良县| 桃园市| 青海省| 西和县| 镇平县| 渑池县| 桃园市| 玉山县| 黑河市| 宾川县| 柞水县| 丹凤县| 合江县| 汝城县| 辰溪县| 沂水县| 泰来县| 玉林市| 龙井市| 黑山县| 长武县| 吴桥县| 都江堰市| 广南县| 泉州市| 建宁县| 湖北省| 三门峡市| 翼城县| 芮城县| 逊克县| 铜山县| 建水县| 正宁县| 钟祥市| 丰顺县| 嘉峪关市| 黄石市| 安福县| 天峻县| 昭平县| 五华县| 杨浦区| 郯城县| 鞍山市| 凌云县| 西贡区| 韩城市| 平武县| 台北市| 新巴尔虎右旗| 石台县| 淮南市| 资阳市| 大邑县| 宁都县| 芦山县| 甘谷县| 湖南省| 同心县| 东乌珠穆沁旗| 时尚| 兴业县| 甘谷县| 白沙| 韶山市| 茂名市| 南陵县| 屯留县| 方城县| 乌海市| 沈丘县| 武汉市| 碌曲县| 海伦市| 五莲县| 攀枝花市| 四子王旗| 彰武县| 远安县| 呼和浩特市| 舞钢市| 盘锦市| 灵石县| 乐都县| 新竹市| 黄石市| 英德市| 新巴尔虎右旗| 武平县| 亳州市| 汨罗市| 雷州市| 陕西省| 乐亭县| 翁牛特旗| 当雄县| 庄河市| 兴国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