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文學作品 >> 長篇小說連載 >> 內容

洪 水——代號 白塔子/成都.孫建軍 鄒廷清

時間:2014-10-14 22:20:30 點擊:

  核心提示:水土之上,英木蒼蒼,生生不息的時光。天無際,路有頭,恰似一語成讖,水擊大地載舟亦覆舟。 除了那匹回到馬廄的馬,暴雨洗涮了留在太極地所有的痕跡,江安河的水也帶走了本該她帶走的一切。 一車銀子和五個特動隊...

 

    水土之上,英木蒼蒼,生生不息的時光。天無際,路有頭,恰似一語成讖,水擊大地載舟亦覆舟。

    除了那匹回到馬廄的馬,暴雨洗涮了留在太極地所有的痕跡,江安河的水也帶走了本該她帶走的一切。

     一車銀子和五個特動隊中一等一高手,就那么無聲無息地失去了蹤影,這讓在大雨中沿途搜尋卻沒有找到一點蛛絲馬跡的陳三少徹底清醒了:共軍派來的人不但活生生的在溫江,而且真的是組建了一支鬼魅般的小分隊,因為憑溫江地下黨的能力,是絕不可能把事情干得如此干凈利落神不知鬼不覺的。雖然慶幸自己沒有親自押送而保住了一條命,但心有余悸的陳三少卻真實地感覺到:在自己的周圍,在看不見的某個地方或陰影里,隨時隨地都有黑洞洞的槍口對著他。

當陳三少陪著專員硬著頭皮到成都把銀子被劫的事做了詳實的匯報后,本以為會在挨一頓臭罵吃上幾個耳光后被就地免職的,沒想到上峰因考慮到專員和陳家桅桿都有后臺,要是一怒之下把兩人法辦了,事情一捅出去自己也不好向上面交差,于是不但將心中的怒火壓了下去,還請兩人去成都最高檔的館子吃了一頓,而且在吃東西時對銀子被劫該怎么辦只字未提,這就讓專員與陳三少更加的忐忑不安了。

吃完飯要送兩人走時上峰才說:“這么大一筆關系到鼓舞士氣能否打勝仗的錢不見了,上面一定是要追查下來的,這可是要掉腦袋的事情,看在你們為黨國盡心盡力的份上,我先幫你們瞞著,就說你們忙于清剿共匪把籌備時間耽誤了,但我只能給你們十天時間,不管你們用什么辦法都要把錢給我籌齊交上來,要是你們不準時交上來威脅到我頭上這頂烏紗帽的話,就提著腦袋來見我吧!

兩人哪里還敢說半個不字,謝過上峰回到溫江,經過一番商量之后,下午就召開了溫江頭頭腦腦的商討會。因為不敢對到會的人透露銀子被劫一事,專員與陳三少已商量好了一個堂而皇之的再次征收籌款的借口:前方將士保家衛國犧牲太多,黨國因體貼百姓痛失親人之苦急需支付撫恤金,有錢的出錢,沒錢的出人,抗交者一律按共匪和亂國者論處。

應縣長卻根據溫江的實際情況在會上說出了自己的憂慮:“由于溫江縣小春受了雪蛋子之災,有些不寬裕的人家已是有上頓無下頓了,上次征派慰勞款大家也是知道的,很多人家已是傾其所有的了,這次又要征收攤派這么多,他們就是摳天掘地也是拿不出來的,這歷朝歷代都有古訓,百姓沒有飯吃了就會造反的,要是真把他們逼得走投無路造起了反來,這上頭要求大后方必須保持穩定且不就成了一句空話?依我之愚見,還是向上頭打個報告,實說詳情言明苦衷,把溫江的征派款減少一半吧!

“虧你說得出口!”專員一聽在桌子上拍了一巴掌,“你是縣長別人也是縣長,溫江減一半別的縣也要求減一半,那我們拿什么來完成黨國交給的任務?用你的腦袋來抵你干不干?再說了,前方的將士用鮮血與生命在保衛著他們的和平與生命安全,他們餓幾天飯算什么?造反,你剛才的言論才叫造反,就憑這個,我就可以以對黨國不忠之罪法辦了你!”

“我還怕他們不造反呢,”陳三少也抽出手槍往桌子上一拍說,“大家都是清醒白醒的,溫江的共匪早就蠢蠢欲動了,據我的偵查了解,這些共匪就隱藏在那些想要尋找機會造反的人中間,就由他們造反好了,我正愁尋不到機會把他們徹底清剿呢,這次就是難得的機會!”

應縣長見專員與陳三少如此的不體貼民情而要一意孤行,怕再堅持下去真的會弄上一身的罪,于是在連連嘆息中保持沉默起來。

最終,會議通過了專員的決定,并很快下達到各個縣去了。

暴雨一直伴隨著電閃雷鳴不住點地下著,正當人們都在慶幸沒有大風時,第三天黃昏,大風來了,不是“嗚嗚嗚”的銳鳴,而是“轟轟轟”的狂吼,所過之處彎樹折枝,林盤里的竹子更是在一片“噼哩啪啦”的破響中折伏下來,把院子里相互交通的小路完全封堵了起來。

更遭殃也更讓人們痛心入骨的便是田里即將開鐮的谷子了,連續的大雨已讓田里的水漫溢出了田坎,亮汪汪往下流成了一片。當狂風從金黃色的田野上掃過之后,那逗人愛的金黃色就那么突然之間從溫江的原野上消失了,而且消失得是那樣的干凈徹底,取而代之的是一派亮汪汪的在狂風下閃涌著波浪的水域。放眼望去,簡直就是泱泱澤國了。

鳥兒們是早就知道這場狂風要來的,全都找了避風處躲藏了起來,所以在竹子樹子折斷時根本看不見它們的影子。

狂風在持續了十多分鐘后,與隨了風勢胡亂撲閃的暴雨同時消失了,就如同金黃色在溫江田野上消失得那樣干凈徹底。

在家躲雨郁悶了幾天的溫江城里人,一下子如是得到了解脫似的,都往外面跑。很多街道是塘了水的,最深處至小腿,興奮得從未見過如此景象的小孩們便放肆地打起了水仗,弄得過往的大人們一身是水,卻是極少有人真去責怪他們的,最多笑罵兩句了事。

心情最遭的是農民了,對著倒伏在水中的谷子先是唉聲嘆息,后就干脆咒罵起天老爺來了。

到了吃晚飯的時候,人們在毫不經意的情況下突然發現,幾乎整個溫江城的老鼠都出洞了,滿街道的亂跑,喜歡得那些個在溫江城里固定的瘋子,竟然伙成了一群,每人手里拿了根粗枝條在“哇哇”亂叫中一陣亂打,一會兒工夫每人就收獲了十多只,然后拿去江安河邊剝皮開膛去了內臟,再拿到他們夜宿的地方生火燒烤來享用去了。

等正常人明白過來該消滅討厭的老鼠尋了家伙出來時,已很難看見一根老鼠毛了。搜尋著打死幾只老弱病殘后收工回家繼續吃自己的晚飯。

由于大部分的錢是鄒老爺子出大力籌集來的,加上再次籌款離不開鄒老爺子的幫忙,專員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親自去了一趟“藍相公抱白小姐”,把錢被人神不知鬼不覺搶去的了事告知給了鄒老爺子,要鄒老爺子在案子破之前一定不要泄漏出去。

一聽還要向溫江人攤派撫恤金,原本聽到那么巨大一筆錢被搶心里就很是不爽的鄒老爺子脫口就來了一句:“還要溫江人活不?”但一想眼下正是國難當頭,于是緩和了語氣補充到,“但這次我只能代表我個人表態,會盡最大努力的!

送走專員,鄒老爺子坐在客廳的椅子上喝茶,眼睛雖然看著大雨在院壩的積水上明滅水泡,思緒卻一直在那筆錢怎么就被搶了的事情上,突然的心就那么奇怪的動了一下,于是把鄒洪叫出來問:“你那天是啥子時候看見鄭三青與王毛牛過長安橋朝成都方向去的?”他指的是錢被搶的那天。

“天擦黑的時候!编u洪用手說。

其實鄒老爺子是記得這句話的,他之所以要再證實一次,是因為他心里希望著鄭三青與王毛牛不是錢被搶的那天出溫江往成都方向去的。但結果仍然是那天。

鄒老爺子不再問鄒洪什么了,他對鄒洪揮揮手,鄒洪回自己的房里去了。

鄒老爺子把頭仰在椅靠上,閉上眼睛苦澀地笑了兩聲后用悲哀無比的聲音說:“雜種,真的是你嗎?難道你真的是給老子長了反翅骨了嗎?”突然睜開眼伸手抓起桌上的茶杯,砸在地上摔了個稀爛。

聽見響動的小青與鄒洪幾乎同時出來。鄒洪見女主人出來了,知道沒有了自己多嘴的份,不解地看了鄒老爺子一眼后,退回屋并把門關上。

小青沒有立即向丈夫詢問,把地上的爛茶杯茶葉水打掃干凈后,才來到鄒老爺子的椅子前蹲下,用一雙小手輕輕捶著丈夫的腿:“好久沒見過你生這么大的氣了,出了好大的事嗎?”

鄒老爺子本來就像在喉嚨上卡了一根魚刺,已是憋得他到了不吐不快的地步了,聽見小青這樣問,才清醒過來這事是萬萬不能對誰說的,長長地把憋在胸中的那口氣吐了出來,緩緩地對小青說:“我也不曉得今天是咋個的了,突然就生起自己的氣來了!

“等雨停了到外頭去好好散散心,這雨下的,讓人心都快要生霉了!毙∏嗍侵勒煞蚋静豢赡苌约旱臍獍颜鋹鄣牟璞ち说,見他不愿給她講,也就不再追問了,用溫柔的聲音把話題扯到了雨上。

“這雨要是再不停,溫江今年的谷子就要遭大殃了!编u老爺子又長長地嘆了一口氣。

小青聽后就“嗤”的笑了:“你聽說過有不停的雨么?”然后去給丈夫重新泡了一杯茶來,繼續為鄒老爺子捶著腿,“要不,我去把云板拿出來,我清唱一折給你解解悶吧!

“你去繡你的花吧,我想一個人坐一會兒!编u老爺子把小青的手輕輕按壓在自己的腿上說。

小青聽話地站了起來,用憂郁的眼神默默地看了鄒老爺子一會兒,進屋去了。

鄒老爺子把桌上茶端起來,卻沒喝,放下茶杯重新閉上眼睛思想起來。

他心里十分矛盾,本來想立即就去找鄒二少爺問個水落石出的,卻又十分的害怕真的得到證實后自己無法去面對,因為那種面對是一種想象不出的殘酷……最后,鄒老爺子徹底放棄了要去找兒子的念頭,他希望這一切都是因自己擔心兒子而憑空想象出來的,是與兒子一點兒關系也沒有的。這種自欺欺人的辦法沒想到居然讓鄒老爺子的心里好過了一些,于是端起茶來,但就在他揭開蓋子吹浮沫時,一個驚雷在院壩的上空炸響,隨著雷的余音,耳際隱約傳來三劫的聲音:“水擊大地!鄙裰玖⒓淳突秀绷似饋,他覺得自己置身在了一個幽暗的大洞之中,洞的盡頭盤踞著一條巨大的白色巨蟒,昂著頭張開嘴將一注水噴射在了洞壁之上,他先是感覺到了腳下的大地在抖動,然后聽見了一種聲音:水無情地撕裂著什么東西……鄒老爺子在一驚詫中回過神來后,趕忙放下茶碗,誰也沒打招呼,打了一把黑雨傘冒著大雨往白塔子找三劫去了。

三劫好像知道鄒老爺子要來找他似的,不但不見他,還讓弟子對鄒老爺子打誑語說自己在大雨之前就去天臺山參加法會去了。這讓鄒老爺子感到很是失望,只得又冒雨打著傘回到了“藍相公抱白小姐”喝自己的悶茶。

暴雨隨著突如其來的的狂風消失之后,一種聲音從金馬河里出現了。沿河兩岸五里遠的地方也能聽見這種聲音,大水掀動巨石在河床底部滾動:“隆隆隆……”如是水底炸響的悶雷。而伴隨這聲音的,是腳下大地十分明顯的讓人心悸的抖動。人們隱隱約約的有了一種不安:金馬河是不是要發威了?

一切比人們想象的還要來得快。當天半夜過后,有醒來的溫江城里人聽見家里傳出不大但卻十分怪異的聲音:有壇壇罐罐相互的撞擊,有不知何物與墻壁的撞擊……以為家里進了什么鬼怪,膽小的便推醒或小聲叫起膽大的,膽大的與正巧有要下床大小便的,一腳下去就站在了冷浸浸的水中,地勢低的已過小腿,地勢高的也過腳背,于是都無不在驚慌中大聲叫醒家人:“快起來!漲洪水了!”

很快,整個溫江城就陷入在一派慌亂的熱鬧之中了:在隔壁鄰居間相互大聲吶喊通知中,墊床的墊床,往高處搬東西的搬東西。

直到天亮時分第一批渾身津濕的災民進入溫江城時,人們才知道:舒家渡下游處的李家灣,山洪把金馬河河堤撕開了幾十丈寬的一道大口子,破堤的洪水一路瘋狂而下,把沿河三里之內的房屋農田盡毀。但所有死里逃生的人都不知道,究竟毀了多少房屋農田,自己在洪水中失散的親人有幾人已葬身水中,有幾人能僥幸生還。

好在山洪在天亮之后呈了下降趨勢,在政府組織精干力量全力以赴的奮戰下,中午過后用防洪竹籠篼填上人頭石把撕開的口子堵上了。

到了晚上,災情有了大致的核實:六七千畝農田和一千多戶農房被毀,好在沿金馬河的人全都精通水性,死亡的一百多人中老弱病殘與婦女占絕大部分,幾千人無家可歸。

有在水退后冒險去看過災情的人回來滿臉悲痛地說:“真慘,連樹子杈杈上都掛著尸首!

     溫江城里的水退去后,在人們大都忙著把屋里的水往外舀鳧時,最后一批無家可歸又找不到親戚朋友投奔的災民涌進了溫江城。

政府成了他們惟一的希望。

應縣長把災情向專區做了緊急呈報后,迅速組建了一個抗洪救災安置災民的班子,先買來食物讓災民填飽肚子,再把城里紛紛加入進來的自愿者有序地組織起來,將城里的空房或可用不可用的房子打掃干凈,但還是遠遠不能解決災民臨時居住問題,于是又在地勢高的空地上用簟子搭成窩棚。最后才去動員全城的居民與商人捐衣捐被捐飯菜,以解決頭兩天的睡覺吃飯問題。

鄒老爺子在看見第一批災民涌進城里來之后,就感到了自己肩上沉重的壓力,他先讓醬園坊的工人停工,參與到由幽蘭負責的買鍋砌灶煮飯送飯的事情中去。然后去通知各個協會的頭頭腦腦們開緊急救災會去了。

幽蘭安排好醬園坊的事情,讓冷月具體負責,自己當起了采購。她首先要找的就是晉三風,因為晉三風鋪子上糧油齊全。面對這場突如其來的洪災,她相信晉三風一定會全力援助的。誰知才到鋪子門口,便見晉三風已把鋪子里的糧油裝了滿滿一架架車,便問要往哪里送貨。

晉三風說:“我去過醬園坊,你出去買東西沒碰上,我曉得老爺子要在醬園坊里煮飯給災民吃,所以就趕緊回來先把遭水打濕了的米與急需的油裝了要送過來,你那里需要好多我這里保證好多,不夠的話我去其它地方再調!

幽蘭看著自己心愛的男人,心中一熱,也不顧旁邊還有其他人,把嘴附在晉三風耳邊小聲說:“真沒白愛你一場!辈⒉坏葧x三風說什么,轉身辦其他事去了。

那次在豆子上經歷了拔牙般的痛楚之后,幽蘭沒有告訴冷月,因為她下定了決心不再給晉三風第二次讓自己重復那痛楚的機會了,但等痛楚完全消失之后,不知怎的心里又萬般的想晉三風了,想他的擁抱,想他的親吻,想他的撫摸……最后,她終于忍不住又去了晉三風的鋪子上。

晉三風原本以為幽蘭不會再主動來找他了,見心上人突然降臨,說不盡的相思之情就立即溢于言表了。但當晉三風要抱幽蘭上床時,她卻用緊張的聲音說:“我要你保證這回要輕些兒,要是再把我弄得跟上回一樣痛,我發誓這輩子不嫁男人了!

經過上次之后,晉三風已經明白女人需要的并非他想象中那樣只是用力了,于是保證一切都聽幽蘭的。

得到晉三風的保證之后,幽蘭才讓晉三風把自己放在了床上,在晉三風柔情的親吻撫摸下,她把自己完全開放起來。其結果是給她帶來了全新而快慰無比的體驗,最后在高潮的持續蔓延中喜極而泣了。

晉三風也終于明白了女人:她們不但需要男人的力量,更需要男人的溫柔。

當幽蘭帶人把第一輪飯送到災民臨時安身的地方,白塔子的和尚以及其他溫江城里的人也在送飯了。

晚上,應縣長第一次到“藍相公抱白小姐”來找鄒老爺子了。

“干親家,眼下你的事比我的多,我曉得你是無事不登三寶殿的,有啥子事盡管吩咐,我定會全力以赴去辦好的!钡刃∏嘟o應縣長泡上茶回房后,鄒老爺子對應縣長說。

“在干親家面前,吩咐二字是萬萬不敢當的,”應縣長這時已沒有了一點喝茶的心思,他直截了當地對鄒老爺子說,“專員已經把災情報到成都了,他回來傳達上面的命令說,這次攤派給溫江的撫恤金收上來就不上交了,用來救災,但我卻覺得這事十分蹊蹺,溫江遭了這么大水災,上面不但不發放救災款下來,反而還要繼續征收,不知干親家對此事有何看法?”

鄒老爺子低頭沉思了好一會兒,抬起頭來對應縣長說:“要是干親家還不曉得上次溫江籌集的錢遭人搶了的話,我就曉得他們在搞啥子鬼名堂了!

“你說啥子?”應縣長聽了鄒老爺子的話,如屁股被毒蛇咬了一口似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那筆錢遭搶了?”

“政府里有這樣當官的,天下哪里還能為公呵!”鄒老爺子長嘆了一聲,也激動地站了起來,“既然你不曉得,那我就一切都明白了,他們丟了那筆錢后,是向上面報告了的,上面的人也怕受到牽連,所以就先把事情攬到屁股底下坐起了,讓專員與陳三惡少在規定的時間內想法彌補再交上去,所以他們就想出了征派撫恤金的鬼主意,F在,溫江遭了大洪災,上面保護他們的人為了保住頭上的烏紗帽,就借水災之機,把那筆根本就已不存在的錢堂而皇之地返還給溫江作為了救災款,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專員與陳三惡少一定是打了收條的,所以他們才要繼續征款來填平這個坑!

“難道他們為了腦殼上的那頂烏紗帽,就置溫江老百姓的死活而不顧么?”應縣長徹底憤怒了,“我這就去告他們!”

“你能告到哪里去?”鄒老爺子反倒冷靜了下來,他把應縣長按到椅子上坐下,“上頭真要追查的話,還不是先被他們曉得,憑專員的權力與陳家桅桿的財力,立即就能拿出錢來補起,再說這年月派款征丁也是為國家出力之事,你沒看見陳家桅桿早就盯上你縣太爺的位子了,他們正愁找不到機會呢,到時候反扣你一頂誣告罪的帽子,你就貓抓糍粑——脫不了爪爪了!

“難道就這樣算了?”應縣長仍然不服氣地說,“大不了我回家挖蜞螞兒腦殼就是了!

“我說干親家,”鄒老爺子端起茶喝了一口,“歷朝歷代都是這樣,你該學學我們做生意的,和氣才能生財嘛,這種人終有一天會有惡報的。話又說回來,我之所以心甘情愿收娟子做干女兒,就是因為我認為你是個夠格的縣長。眼下正是溫江受災百姓需要你的時候,你犯不上去挑一坨黃泥巴來糊在自己的褲襠里頭!

聽了鄒老爺子的話,應縣長也覺得是這個道理,于是就冷靜了下來說:“眼下這么多的災民住在城頭,再加上他們就要動手派款征丁了,說不定這溫江一下就要亂了,所以我想請你親自負責這次救災物資與款項的進出,讓每一粒糧食和每一分錢都用到災民身上!

“既然干親家如此看重我,那我就當仁不讓了,”鄒老爺子爽快地說,“災民一定不能在城里久住,否則真的會鬧出亂子來,盡快把他們的家園恢復起來才是當務之急,我已聯絡了各界人士,他們一定會伸出援手的。另外,我已安排了幾個人,到其他縣去募捐要樹子竹子,到時不夠再用捐款去購買,我負責去河西的大邑崇慶邛崍三縣募捐重建后災民急需的糧食!

“那我就代表所有災民感謝干親家了!睉h長從椅子上站起來,在鄒老爺子毫無準備的情況下,深深地鞠了一躬。

送走應縣長,鄒老爺子把鄒洪從屋里叫出來,吩咐他立即趕到白塔子,讓鄒二少爺明天一早就動身出發,把外面該收的錢全部收回來交到他手上。

第二天一早,鄒二少爺帶著王毛牛出發去收賬不久,令全溫江城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由于成都方面與專員怕涌進城里的災民動亂,以保障溫江人民生命財產安全及維護災后秩序為由,讓等待已久的張團長把他的大部隊從文家場調進了溫江城。

 

作者:成都.孫建軍 鄒廷清 來源:網絡
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 內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網站地圖 | 在線留言 | 信息交流 | 網站投稿說明
  • 瀘州作家網(www.heluyao.cn) © 2019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錄
  • 主辦:瀘州市作家協會 站長:楊雪 總編:李盛全 名譽總編:剪風 副總編:周小平 羅志剛 總編室電話:(0830)2345791 法律顧問:劉先賦
    地址:瀘州市連江路二段12號五樓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備108081號
  • 8球真钱游戏 天门市| 织金县| 仁布县| 玉树县| 庐江县| 岢岚县| 同德县| 昌宁县| 邓州市| 克拉玛依市| 宁国市| 育儿| 无为县| 石狮市| 如皋市| 茂名市| 论坛| 中西区| 湖口县| 东方市| 伊通| 张北县| 新沂市| 子长县| 松溪县| 正安县| 乐东| 兴义市| 恩平市| 岳阳市| 荆门市| 股票| 广南县| 新邵县| 收藏| 营山县| 建瓯市| 峨眉山市| 永年县| 扶沟县| 湘阴县| 海伦市| 望城县| 三亚市| 三门县| 定结县| 清徐县| 新津县| 泽州县| 溧阳市| 堆龙德庆县| 富裕县| 白朗县| 拜泉县| 新津县| 泸州市| 铅山县| 盐亭县| 积石山| 济宁市| 玉树县| 酉阳| 五家渠市| 雷波县| 泰顺县| 沂南县| 九寨沟县| 高要市| 西充县| 木里| 合作市| 新丰县| 兴海县| 自治县| 神池县| 开江县| 田阳县| 西吉县| 吉首市| 美姑县| 全椒县| 荆州市| 班戈县| 新闻| 雅安市| 临潭县| 浪卡子县| 清涧县| 凤凰县| 舒兰市| 合山市| 南阳市| 开远市| 东兰县| 石门县| 米泉市| 曲水县| 花垣县| 阳新县| 建平县| 阜宁县| 会理县| 拜城县| 綦江县| 额济纳旗| 容城县| 遂川县| 东乡县| 万源市| 色达县| 长海县| 文昌市| 诸暨市| SHOW| 乌兰浩特市| 兴国县| 汝南县| 罗山县| 城固县| 渭源县| 铜梁县| 五常市| 石景山区| 禹城市| 广平县| 买车| 东平县| 乐山市| 阿坝县| 齐河县| 乐都县| 民县| 福清市| 商都县| 皋兰县| 凤台县| 海口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