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文學作品 >> 長篇小說連載 >> 內容

《情亂永寧河》第四十一章/江西.王孝榮

時間:2017-04-07 16:06:59 點擊:

  核心提示:第四十一章 追殺正當陶玉秀做著甜蜜的夢的時候羅子敬站在床前望著那鴛鴦戲水眼前也呈現著同樣甜蜜的夢幻。他仿佛看到了那紅霞滿天紅浪滿河小舟上肖三哥打趣道:“子敬弟呀,你可謂‘人在美景中,美人抱懷中,熱血遍身涌,蜜汁灌心中!’老弟,你好愜意!”;他又看到她在他的身邊對他說道:“我倆在一起是那樣的沉迷、愉...

第四十一章    追殺

正當陶玉秀做著甜蜜的夢的時候羅子敬站在床前望著那鴛鴦戲水眼前也呈現著同樣甜蜜的夢幻。他仿佛看到了那紅霞滿天紅浪滿河小舟上肖三哥打趣道:“子敬弟呀,你可謂‘人在美景中,美人抱懷中,熱血遍身涌,蜜汁灌心中!’老弟,你好愜意!”;他又看到她在他的身邊對他說道:“我倆在一起是那樣的沉迷、愉悅、甜蜜與幸福,我不能沒有你,你也不能沒有我!”他從心里涌出了幾句心聲:“信你超過信自己,愛你超過愛自己。分分秒秒緊相伴,時時刻刻不分離!彼犃嗣嫔贤赋隽颂鹈鄣男τ;他看到了他與她佇立于薔薇花旁對歌。她深情地唱道:“薔薇花開香又香,妹妹戴上扮新娘。妹妹愛哥心不變,白頭老萬年長。”他撫著她海誓山盟般唱道:“相擁蘇林橋上看倒影,一對鴛鴦水中戲。哥妹心系情依依,白頭老萬年春。”二人重唱著便沉入了幸福的海洋之中……

就在這時幾聲沉沉的敲門聲把他從夢幻中拖回到現實中來。他細心聆聽,那分明是連續不斷的瘋狂的打門聲。接下來他聽到自已的父親去開了門問道:“深更半夜叫門有啥事兒嗎?”對方有人粗野地吼道:“閃開!找你的兒子!”聽那腳步聲顯然踴進了一大群人。

    羅子敬輕輕將房門移開了一條縫,看見了踴進來的是一大群如狼似虎的便衣。他知道他們的來意,急忙在白襯衣上罩了一件深灰色的青年裝,并從抽屜里取出幾份文件插進內衣篼里,跳出窗外然后反手將窗門閉上又輕輕一帶那插銷便自動插上了鎖套跟從未開啟過一樣。他沿著足下的屋瓦貓著身悄沒聲息地走到油房街他同學頂屋的窗前輕扣了三聲,那同學打開窗門讓他翻窗進了房間。他們沒點燈。他轉過頭只遠遠望見自己的房間突然燈光閃耀人聲鼎沸。他由他的同學帶領著摸下樓穿過堂屋。他同學輕輕抽開門栓把雙扁門只開了一條縫,羅子敬一仄身悄沒聲息地跨過門坎一陣小跑便消失在南華宮的小巷子了。

    那群便衣狂暴地搜查既不見人也不見任何可疑的物件,便斥責羅大伯:“你把他藏到那里去了?”羅大伯也心里驚奇,兒子明明在樓上睡覺卻咋一下子就不見了呢?可他佯裝驚懼地回答:“說哪里話?他去觀音巖他姑母家了,明天一早才會回來喲!你們有話先給我說吧,明早等他回來了我會告訴他!彼麄円欢己莺莸闪肆_大伯一眼全都沒說話便火速離開了。

    羅子敬進了南華宮那狹長巷子。一側是兩三層樓的民房一側是數丈高的宮墻。漆黑的夜空只有幾顆星星眨著驚恐的眼睛俯視著古鎮。地上那狹窄的暗灰黃色的石板路依稀可辨。他左手摸著宮墻兩腳探著路面向前摸行。他想起剛才的險情心有余悸,背心濕透了,額上還冒著汗珠,心劇烈跳動著,渾身微微顫動著。他慶幸自已終于逃了出來免遭他們的毒手!

他出了小巷便沿著南華宮后門又摸行了十余丈遠來到了廣闊的大操場。他沿著高大的楠樹桿繞了兩條直角邊再沿著一個斜坡下到了落陽橋再沿著河邊石板路急走到新橋,越過新橋再穿入竹堤通道這才感到安全了。他摸著一根接一根的光滑的竹身閉著眼走上五、六里地也才走到大灣頭碼頭右側的大沙灘前。

他過于大意,以為那伙便衣不會出現在附近,他雙掌合成話筒高揚起嗓音喊道“肖三哥——!”僅只一聲就引來了大灣頭碼頭那邊似探照燈樣的手電光掃射了過來。接著是一陣吼聲:“他在沙灘那邊!”“快追!

他只見河邊不遠處一只小船的剪影輕輕搖晃了幾下就沒動靜了。他正覺奇怪,那一伙便衣已然追到了身邊;炭种兴鹚僖豢v身跳進了河里拼命往小船游了過去。那沙灘上的手電光把他的周圍河面照得一清二楚,他只得潛下河底爬行。那頭頂的槍彈密如蝗蟲,猛然覺到右肩一陣酸麻接著就是鉆心的劇痛,再就是啥也不知道了……

他第一次醒來發現自己正躺在小船上,肖三哥急急忙忙從自已的襯衣上撕了一條白布為自己粗粗包扎了肩膀,然后從船尾輕輕下到河里。大概他潛于水中輕輕推動小船向前漂行。接著他又暈了過去……

等他第二次醒來時發現自己正伏在肖三哥的背上,他正高一腳低一腳地行進在竹蔭隱蔽下的大洲驛與中壩之間的淺河灘上。好不容易才從中壩的尾角上上了一只小船,然后小船行駛在兩岸竹堤相夾的湍急的水涇上。他又悠悠地暈了過去……

當他再次醒來時天已微亮了。他發現自已被白色的布帶繞了許多圈把自已牢牢地綁在肖三哥的背上,肉貼著肉,顯然他已將他的白襯衣撕成布條做了綁帶。他舉頭看了看,那些低矮的灌木和奇異的山石險些就要擦著頭部。再俯視那短而厚的紅沙石級幾乎近在只尺。那肖三哥的兩只傷痕累累潤著血液的大手抓著山間陡石梯旁的雜草在緩緩向山上爬行。他心里一陣感激與難過淚水似串珠般滾落到肖三哥的背上。他掙扎著試圖從肖三哥的背上下來,疲軟的身子一陣巨痛他又暈了過去……

“他醒來了!”“他醒來了!先是一個女人的驚喜的聲音接著便是一個男人的驚喜的聲音。他想看他們眼睛里卻只呈現兩個模糊的人影。他努力凝聚眼神,漸漸地漸漸地他看清了那兩人身形。原來一個是救自己出來的肖三哥,還裸露著上身,那些暴突的肌肉上布滿了血痕;另一個是一個大約八十余歲的老婆婆,頭發已全白了,面上布滿了皺紋,牙已掉了不少嘴開始有些癟了。還聽到她那說話不關風的聲音:“他醒了!剛才真嚇死我了!他終于醒了,謝天謝地!”

他一時還沒有氣力說話,只微微轉動著視線試圖了解周圍的環境。只見這間屋是全部用竹子支撐的草房。桌椅和床全都是竹子制成的。透過竹窗望出去,院壩邊兒兩個三叉腳支撐著一根涼衣桿兒。緊挨著的還有三間草屋。院子的四周是郁郁蔥蔥的鳳尾竹林。沒想到自已竟來到了這樣一個空氣清新環境幽靜的地方。待了一小會兒他恢復了體力才輕聲問道:“我現在在哪里?”

“你現在在一個農民家里!毙と鐪睾投钟H切地說:“這家人家姓啥我還沒來得及問呢。不過,看上去是窮苦的厚道人家。你放心好了!

“我們真是窮苦的厚道人家!蹦抢掀牌艣_他親和地一笑:“僅有幾間屋。田土都是向‘升梁’(富戶)租的。家里就我與兒媳和孫女兒三個人。你放心在這里養傷吧,大魚大肉沒得吃,可家禽野物有得補!闭f著面上透著善良、慈祥與征詢的目光。

肖三哥接著補充道:“是呀!她家人少清靜環境又好,家禽野物補養身體也花不了幾個錢。再說,一家人善良厚道,你就一百個放心吧。還告訴你吧。剛才還是這位婆婆用鹽水給你洗了傷口,看來子彈打穿了肩胛骨,不僅燒傷了一大片肌肉還帶走了一大塊肌肉。傷勢好重。這位婆婆真好,都八十高齡了還那樣體健,親自帶我上山為你采集藥草研磨成藥泥到你的傷口上。她說,這草藥消炎止痛生肌,不用多久就會復原的。”肖三哥說到這里轉臉微笑著問婆婆:大約要多長時間才能健復呢?

“我看噢,”那老婆婆眨眨眼睛經了好一番沉思:“那年,我家老頭子上山采藥被老虎咬了肩膀掉下懸巖才保了一條性命,那傷勢與你的也差不了許多。也是用了這種草藥傷口,大約三、四十天就完全復原了。這草藥兩天一換,采集起來非常方便,米飯家禽野物有得補,一切都不用操心。你別憂愁,放心好了。

羅子敬聽了他們的話心里的確踏實多了。面上也泛起了微笑。

 

羅大伯一清早連門都來不及關就跑上街四處尋找兒子的蹤影。后來聽清晨從大洲驛過來的人說,大洲驛河岸凌晨打死了一個人,聽說姓羅是被那些便衣兵痞追殺打死在永寧河里,泡在水里好久了怕已被沖走老遠了!羅大伯哇一聲慟哭起來:“啊——!兒!你咋就這樣被人害死了!兒啊——!你死得好慘!眼看今天你就要成親做新郎了,咋就一命歸西了?我羅家造了啥孽了,竟然喜事變喪事了噢——!——不行,兒!我無論如何也要找回你的尸體來噢!我得回家,我得找人,我得去永寧河邊打撈,哪怕打撈它七七四十九天我也要將你的尸體打撈回來噢!”他自語著瘋一似地往家里飛跑。到了大門口險些與從屋里出來的張嬸撞了個滿懷。

“看你,都慌亂成了啥樣子了!”張嬸起先有些氣但一見他滿面淚痕心一軟即刻改換了親切關愛的語氣:“你先別慌。我去找子敬的易大哥約上那竹纖擔隊,你去找一些街坊鄰里,一都在你家門前匯合,一起按到大洲驛永寧河岸邊一齊打撈。事不宜遲,分頭行動吧!”說罷她一陣急風似地跑到了新街子茶館門前。正好碰上易侄子帶了一大幫竹纖擔隊員趕來,就與他們一道奔至羅家門口匯合了街坊數十人總共叁百余人攜帶了一應工具浩浩蕩蕩向大洲驛永寧河岸進發。

從大灣頭碼頭至催枉上河灘再至朱槽房約十余里的河岸一都分布了打撈的人們。竹桿兒、竹耙兒、鐵網篼與各式各樣的工具一都運用了起來。還有不少男人脫了上衣只穿著襯褲跳下水潛游摸撈。“大黃桶”和“干豇豆兒”以及一些好心的人家一都做了米飯、煎餅、面食和魚、肉與蔬菜送至岸邊供給早、中、晚及夜餐。

夜幕降臨。兩岸那蜿蜒向前的火把似兩條火龍在兩岸翻騰。那劃槳聲、呼喊聲和波濤聲匯成一片響徹夜空。

一連打撈了三天三夜毫無所獲。易劍鋒與張嬸連同眾街坊把悲痛欲絕的羅大伯扶回安頓好。還組織人員為羅子敬設立了靈堂。

 

陶玉秀被反鎖在屋里哭得淚痕滿面兩眼紅腫一頭青絲亂成蓬蒿。鮮紅的嫁衣拋于地上,發花兒、首飾、茶具和碗碟撒了一地,一片狼籍。為了陶玉秀免遭日本浪人的殺害陶家二老不得不遵照易劍鋒的囑咐將自已女兒鎖在房里三天三夜。其實二老看見女兒那樣悲傷的樣子心里如刀割一樣疼痛。

……那陶玉秀這天一早就起了床對著鏡子仔細端詳自已那漂亮的臉蛋。咋看都覺得自已好看,咋看都覺得自已耐看,咋看都覺得自已現在遠比從前更經看。她自已在描繪自己,那面色‘不打摩登自然紅’,似出水荷花別樣妍麗;那烏黑齊眉的劉海平添了幾分媚氣;柳葉眉下水淋淋的大眼睛則充滿了那樣的靈氣;那微紅的小嘴唇和那隱顯的笑窩洋溢著誘人的甜蜜。正是這張俊美的俏臉若是戴上新娘的花冠不是公主卻勝過公主、不是天仙卻勝過天仙。她遐想著自已打扮成新娘的容顏不禁卟哧一聲笑了起來。她自嘲道:“美得你喲!真是‘王婆賣瓜——自賣自夸’!”她又自已對自已說道:“要說呀還是我那新郎子敬哥才真正夠得上備受夸耀的資格。他呀,論人品他可算得道貌岸然、口心一致的正人君子;論相貌他可堪稱江南無與倫比的美男子;論才華他可算是全縣全鎮獨一無二的佼佼者;論情感他可謂重情重義、質樸誠摯、忠貞不二的多情郎。還有,還有啥呢我也說不上來了……”她倏然臉紅了起來,不自覺地伸出食指在臉上輕輕刨了兩下:“羞羞臉,真不害臊,還沒過門就夸耀自已的男人來了!”

要做新娘了她按捺不住內心油然升起的甜蜜與幸福。在她看來,這是愛情的升華,情感的頂峰,生活的甜點,人生的轉折。她簡直想像不出,當她穿著喜服邁出自家門坎那一刻會不會掉淚?當她坐進花轎或被新郎背于背上那一刻是何等樣的激動?當她伴著新郎三扣拜時是喜悅或莊重或兼而有之?當她在洞房那臘燭紅影下被掀開蓋頭之后會否感驗到愉悅、甜蜜、幸福以及難以名狀的別的啥樣的滋味兒?她迫不及待地期待著卻又羞怯怯地害怕著。“唉——!任其自然吧!”她自嘲般地撫慰自已……

時間過得極慢但畢竟已過了許久,始終還不見接親的人到來。她又等了好一會兒,仿佛街上人聲鼎沸,來了!來了!可時間流逝了依然沒人進來。她想立刻出去張望,但她又想,哪有新娘兒要急著把自已嫁出去的道理?她又戲謔自已:“秀啊,你想新郎真的想瘋了!”

她在期待她在渴求她在盼望迎親隊伍的到來。她聽到了鼎沸的人聲還有那雜踏的腳步聲,他們來了,迎親隊伍來了,新郎來了,我那子敬哥來了!她急忙穿上鮮紅的喜服戴上花冠樂融融羞怯怯地專注地盯著大門,那第一個出現的是吹鼓手?媒婆孫嬸?或是那樂得合不攏嘴的子敬哥?可…….又過了好一陣,那急促的腳步聲傳了過來,越來越清楚,這一回錯不了啦,準定是他們——迎親的來了!咋的!這腳步聲竟從大門邊響了過去了,會折回來嗎?迎親又不是上戲臺,用得著來回跑圓場嗎?啊,那腳步聲漸漸小了,已走過去了,這絕對不是迎親的了!啊……她又企盼了好一會兒,哈——!這回不會再錯了!你聽那腳步聲又急又沉,咦——!有點耳熟,啊不,簡直太熟悉了!你看那大門外來的那人,修長的身材,平端著的頭部,步履矯健,雖是逆光行來,也不失為魁偉美男的形象。必定是他了,必定是我的子敬哥了,毫無疑問!他越走越近了,不過他身后咋就沒跟著人呢,咋沒跟著一個哪怕迎親隊伍中的任何一個人或孫嬸或易大哥或他的表弟表妹啥的人呢?也許那眾多的迎親隊就候在門外的大街上哩!一個人就一個人吧!看你張口說啥子來呢?咋的?他走近了張了張嘴咋就沒說出話來了?她卟哧一聲笑了起來,她取笑他:看看!做新郎了竟然激動得說不出話了,真可笑噢——!

他這下說話了。他說:“秀妹,我是易大哥。我知道你在專心專意地等你那子敬哥?墒,可……

她這下看出來了是易大哥,而且他說話有些激動還甚而至于有了些語塞,是不是所有的男人見了新娘都這樣啊——?她驚訝地眨眨眼睛,易大哥你是來代子敬哥迎我上花轎的!這可以嗎?有過先例嗎?我先別開腔看他如何說?她于是微笑著看著他待他開口說話。

“秀妹,這兩三天你就留在家里別外出了!币状蟾珉y為情地委婉地說:“留在家里安全!”

“成親拜堂哪能不出門呀!”她睜大了眼睛滿面驚異狀。

“那他為啥不來呢?”她進一步問。

“他來不了啦!”他試探著回答,目光里透著凄楚。

“為啥子呀?”她張大了口,陷入了猜忌、迷茫與哀愁。

“他出事了!币状蟾绮坏貌徽f出口:“或許暫時回不來了!贿^請你放心。我們會……

“是上級安排他出遠門吧?這也太突然了!”她一下將驚、急、愁、怨、哀五味瓶打翻了,一都攪混在心里咋也排解不開來了。

她看到他走到自已父母身邊與他們低語了好一陣,自己父母的臉色由紅變紫繼而急轉為蒼白,還微微點了點頭。她又看到他轉回到自已身邊說:“就當是組織的安排,你在家靜養三天別出門,以確保安全!彼f完一轉身就走了出去。

她不知所措,目光立刻暗了下來,搖搖頭悠悠長嘆,流露出無盡的哀怨與迷惘,只呆呆地遠望著他的背影消失在門外……

陶玉秀此刻癱軟地跌坐在地上,渾身乏乏的,內心疼疼的,腦?湛盏,眼里茫茫的……別說擔憂她出門就是請她出門她也無能為力了噢!

她想哭卻欲哭無淚;她想笑卻欲笑無聲;她想啥喲卻啥也沒想,一片茫茫然……

她嫌時間過得太慢卻咋就定格在此一刻,自已居然靜靜地、傻傻地、木木地待在自已的房里仿佛已度過了幾萬年呢!

她嫌時間過得太快卻咋就還沒上花轎、三扣拜、入洞房、度春宵、生兒女、喂小娃甚至幾乎一件也沒來得及做呢!

她旨望啥?企盼啥?渴求啥?雙目漸漸失去了光輝……

 

作者:王孝榮 錄入:王孝榮 來源:原創
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 內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網站地圖 | 在線留言 | 信息交流 | 網站投稿說明
  • 瀘州作家網(www.heluyao.cn) © 2019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錄
  • 主辦:瀘州市作家協會 站長:楊雪 總編:李盛全 名譽總編:剪風 副總編:周小平 羅志剛 總編室電話:(0830)2345791 法律顧問:劉先賦
    地址:瀘州市連江路二段12號五樓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備108081號
  • 8球真钱游戏 垣曲县| 合江县| 朝阳市| 嫩江县| 花垣县| 崇信县| 临江市| 榆中县| 房山区| 武平县| 北安市| 伊金霍洛旗| 永宁县| 乳源| 仁寿县| 玉树县| 柳河县| 鄂托克旗| 郓城县| 乌兰县| 平谷区| 潞西市| 靖州| 锡林浩特市| 屏南县| 弋阳县| 镇平县| 天门市| 商水县| 玉田县| 土默特左旗| 百色市| 乾安县| 葫芦岛市| 霍城县| 喀什市| 游戏| 阿拉尔市| 巴塘县| 贡觉县| 罗平县| 台北市| 锦州市| 磐安县| 伊宁市| 鲁山县| 错那县| 班戈县| 广宗县| 明溪县| 嘉峪关市| 托克托县| 临朐县| 卓资县| 南召县| 获嘉县| 长岛县| 衡水市| 平山县| 峨山| 神农架林区| 台州市| 晴隆县| 丰宁| 永靖县| 靖边县| 白河县| 长武县| 澄江县| 凯里市| 浮梁县| 含山县| 清丰县| 伊通| 锡林浩特市| 赫章县| 固阳县| 洪江市| 资源县| 扶风县| 澄江县| 仲巴县| 阿坝| 云龙县| 廊坊市| 光泽县| 沈阳市| 湘潭县| 北票市| 应城市| 宁陕县| 青冈县| 宽城| 婺源县| 兴化市| 罗源县| 山丹县| 常德市| 尼玛县| 莒南县| 资源县| 阿鲁科尔沁旗| 原阳县| 理塘县| 喀什市| 铜川市| 临高县| 元朗区| 白银市| 芒康县| 濮阳市| 新河县| 海阳市| 兴化市| 蒲城县| 伊春市| 丹巴县| 泰安市| 大城县| 德钦县| 凤山县| 潮安县| 沁水县| 沐川县| 博湖县| 资溪县| 曲麻莱县| 白城市| 奎屯市| 两当县| 措勤县| 沂南县| 岳普湖县| 阳朔县| 烟台市| 聂拉木县| 泽州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