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文學作品 >> 紀實.報告文學 >> 內容

未完成的扶貧日記//四川古藺縣 高雁

時間:2018-08-02 17:29:28 點擊:

  核心提示:未完成的扶貧日記 ——追記四川省古藺縣因公犧牲扶貧干部余芬 高 雁引子 從古藺縣城出發,出敘古高速公路太平收費站,一眼就能看到月亮坪那條彎彎曲曲的鄉村土路。這是一條臨時開鑿的交通便道,將高速路和走馬村...

未完成的扶貧日記

——追記四川省古藺縣因公犧牲扶貧干部余芬

 

引子

從古藺縣城出發,出敘古高速公路太平收費站,一眼就能看到月亮坪那條彎彎曲曲的鄉村土路。這是一條臨時開鑿的交通便道,將高速路和走馬村水泥公路連接起來。鄉道的中段,是一個小斜坡加急陡彎,路基塌陷處,一塊新設的交通警示路牌赫然寫著:危險路段,謹慎駕駛。

警示牌以下,是懸崖斷壁般的高速路護坡擋墻,高達數十米。

一道清晰的車輪印痕還在土坡上。就在這土坡的草叢里,曾經散落著一位中年女性的發夾、鞋子以及碎成幾截的玉鐲。

走到急陡坡下方的高速路上,只見護坡擋墻尚未完工,幾根鋼筋裸露地面,從前仿若利器直指上空的鋼筋,如今已被捶打彎曲到大致與地面平行。就在這些鋼筋中間,一撮黑色的紙灰清晰可見,稍遠一些是幾根殘燭。

這里發生了什么?

 

她倒在扶貧路上

1220 周三  

補錄從前未錄照片。周光文、胡克勛新房建成,原有電視機都有故障,需準備兩臺送去。

                        ——余芬扶貧日記摘錄

20171224,一個尋常的周末。冬日暖陽照耀的古藺縣城處處洋溢著和美溫馨。

雖然是周末,可是擔負著扶貧任務的古藺縣廣大機關干部職工卻無法休息,紛紛踏上了下鄉扶貧的路途。古藺縣文化體育廣電旅游局文化綜合執法大隊隊員余芬,從早上起一直在忙碌。因為惦記著扶貧戶周光文和胡克勛新房建成,還差一臺電視機,她也決定利用周日到她負責的太平鎮走馬村扶貧。上午,余芬花了很大力氣,卸下家中電視機放進自家小車后座,又到街上買了一臺新電視機裝進后備箱。中午,她來到辦公室,一邊整理未完成的扶貧資料,一邊和好友王澤蘭聊著天。忙完一切,等她的丈夫陳開政忙完手術將車駛出縣城,已是下午四點多了。

太陽漸漸偏西,天色開始陰冷起來。

這次下鄉的時間稍微晚了點……尤其是接到走馬村經委會主任周林的電話后,余芬也曾有過一絲猶豫。周林在電話中告訴余芬,已經下午了,最好明天再來。但余芬沒有答應,第二天就是周光文的母親吳仁芬老人的七十三歲生日了,她想讓老人家的生日充滿電視里的歡聲笑語。她對周林說:周光文和胡克勛家的電視機壞了,要給他們送過去,讓他們把電視看起。再說,明天還是周光文老母親吳仁芬的生日呢。

同事涂道麗和賈思濃知道余芬要下鄉,便搭了她的便車。剛剛接手扶貧工作的賈思濃沒有多少基層工作經驗,余芬常常把她和另外三名年輕同事帶在身邊,一起下鄉了解農村,熟悉扶貧工作,賈思濃已經記不得這是第幾次和余芬一起下鄉了。

王澤蘭在太平鎮另一個村扶貧,先到達扶貧地的她,不時與好友通話,卻得到一份令人心碎的通話記錄:

下午4:30分,未接通。

下午4:31分,未接通。  

下午4:33分,通話兩分四十秒。

傍晚5:49分,未接通。

傍晚5:50分,未接通。

一種不祥的預感襲上王澤蘭的心頭,轉念一想,前兩次也因為信號不好沒打通電話,很快又接通了,這次也應該沒問題。她寬慰著自己,繼續整理著扶貧資料。

王澤蘭不知道,好友余芬的電話永遠也打不通了,同她未完成的扶貧日記一起,從此墜入無邊無際的黑暗。

就在電話未接通的幾分鐘前,余芬的車已經到達走馬村高速路口,七十多歲的吳仁芬老人已經等在路口的雜貨店里。

吳仁芬接到余芬的電話時,她正在二兒子家忙碌,第二天是她七十三歲大壽,兩個在外打工的兒子都回來了,在二兒子家中籌備壽宴。吳仁芬有三個兒子兩個女兒,大兒子叫周光文,先天智殘三級,五十來歲的他整天在外晃蕩,吳仁芬一直和他住在一起,負責照顧他的生活。每次到走馬村,余芬都先要給吳仁芬聯系。

接到電話,吳仁芬見兩個兒子正在忙碌,心想自己先把電視機收下放在雜貨店,等兩個兒子忙完了再搬回家也行,于是獨自一人來到路口等待。

那天見到余芬,吳仁芬很高興。這個扶貧干部說話和氣、熱情,對待自己就像親人一般,她依照鄉下的規矩,跟隨小輩稱呼余芬為嬢嬢。

余芬一見吳仁芬孤單站在路旁,不禁皺眉問道:老輩子(稱呼長輩的古藺方言),你家里的人呢?電視機這么重你怎么拿?”“不關事,你放在這雜貨店里,我等兩個兒子忙完了再來拿。吳仁芬笑著說。

余芬打開車門走下來,涂道麗和賈思濃也下了車,她們要往相反方向走,去走馬村村主任李正剛家住宿。告別了兩位同事,余芬正要招呼愛人陳開政一起搬電視機,回頭正好看見老人的蒼蒼白發,一種惻隱之心涌上心頭,她情不自禁對吳仁芬說:老輩子,你坐上車來吧。我們開車幫你把電視機送到家里去。

吳仁芬指著前方的急陡彎說:余嬢嬢,月亮坪這段路不好走哦,沒得事吧。

余芬笑著點點頭,吳仁芬道著謝上了車,與送給她的電視機緊緊挨在一起。陳開政發動了車,顛簸著往山路上駛去。到了月亮坪,轉急陡彎時一只車輪卡進凹坑里,陳開政加大油門的瞬間車身突然下滑,車輛從急陡彎右側翻下至高速路連接線路面……

三人均被甩出車外,陳開政重傷,吳仁芬輕傷。余芬墜落時頭部朝下,正好撞上了利器般的鋼筋,致使頭部受重創。她掙扎著向前挪動,最后一動不動地躺在離她的丈夫和扶貧戶老人幾米遠的地方。

一輛摔壞的咖啡色別克歪在高速路旁,引擎還未熄滅,車內導航還在服務,一個女聲正報著車輛的位置。從走馬村趕回來的涂道麗,一下車便看到這一幕。

我從沒跑得那樣快過。涂道麗狂奔到余芬身邊跪下,看著幾分鐘前還有說有笑的她靜靜地躺在地上。涂道麗淚如雨下,悲慟良久,她掀起余芬大紅棉衣上的帽子,輕輕蓋在那張毫無聲息的臉上。

太陽徹底隱入西山,冷風吹得人們簌簌發抖。余芬卻依然一動不動,永遠失去了知覺,再也不知人間冷暖。路面的灰暗,將她的紅色棉衣襯出一種慘烈的鮮艷,在越來越暗的天色里觸目驚心。

陳開政是古藺名醫,知曉的人很多,作為古藺縣中醫院的骨科主任、骨科一把刀,經他之手救助的病人不計其數。他的工作因而異常勞碌,但體諒妻子的他仍不時擠出時間,親自開車送妻子下鄉扶貧。這天余芬要給扶貧戶送電視機,陳開政也準備給扶貧戶看看骨科病,他趕緊忙完科室的事情,駕車陪同前往。

……我這是在哪里?是誰開的車?我怎么到這里來了?陳開政一邊摸索著冰冷的路面,一邊迷迷糊糊地問。這時,吳仁芬的家人趕過來了,他們從雜貨店端來一根板凳,將大腿骨折的老人扶到板凳上坐著休息。這些熟悉的面孔讓陳開政好像清醒了一點,焦急地問道:余芬呢?余芬怎么了?

冬天晝短夜長,夜晚早早來臨,天很快黑得伸手不見五指。隨著救護車尖銳的鳴叫由遠至近,人們自覺讓出一條通道。

所有人打開手機電筒照亮。有人高聲叫道。

在場的三十余個手機電筒齊齊打開,黑暗的夜空頓時被撕裂出一道雪亮的口子。星星點點的亮光,帶著痛惜、善良和祝福,匯聚成小小的光的海洋,直到照射著救護車絕塵而去。

那團光亮漸漸熄滅了,走馬村重現陷入寂靜。

剩下李正剛,配合交警清理現場。他痛苦地抱著頭,對身邊的人傾訴道:芬姐到了太平收費站,我是要她在我家吃晚飯以后,我騎摩托車送她上去的,但她執意要先到貧困戶家中,說貧困戶還在等著她送電視呢。唉,誰想竟成了這樣。李正剛說,余芬從不給他增加負擔,每次到村上來,都是自帶食物和生活用品,連打印資料需要用的紙張也不會忽略。這天她的后備箱里還帶著麻辣雞、面條等生活用品,準備當晚住在他家,第二天繼續開展扶貧工作。

當晚,經搶救無效,年僅45歲的余芬不幸犧牲。救護車隨即轉送陳開政到瀘州搶救,經會診確認生命體征穩定,沒有生命危險。人們總算松了一口氣,護送著余芬的遺體到了“游樂園。

古藺人是把當地殯儀館叫作“游樂園的,乍一聽喜氣洋洋,仿佛去游樂園意味著集體狂歡、休閑度假。殊不知,這臨河而建的“游樂園,卻堪稱縣城最臟亂差的地方。自從余芬的遺體安放進來,這里的鮮花與哀曲、千紙鶴與燭光,瞬間讓人忘記這是在臟亂差的“游樂園。無數善良心靈的同振共鳴,引發了一場至情至性的離別悲歌。

人們源源不斷地到來,無論至愛親朋還是淺淡之交,無論達官顯貴還是升斗小民,無不為余芬的離去扼腕嘆息,含悲掬淚。

小山般的花圈中,有省市級單位和領導的莊重吊唁;有太平鎮政府、走馬村村委、走馬村扶貧戶的深情哀挽;有親友們的無限痛惜;更有陌生人寫下的您不認識我,我卻記住了您。一時間,這句話成為網上熱播的金句。

英雄余芬一路走好。

好人余芬,我們永遠懷念你。諸如此類的橫幅更是處處可見。

 

走馬村的好女兒

2017813 周日 晴

胡克勛聯系不上,無房借助其弟及監護人胡克濤家,圖為胡克濤房屋。

因戶主胡克勛年輕時結婚后育有3個女兒,但因其不務正業,其妻子帶著3個女兒改嫁,至今胡克勛患精神病,聽說其1女死亡,1女聯系不上,1女享受低保(周林介紹,待考證?)。走馬村確定其弟弟胡克濤為其監護人,就暫時借助在其弟胡克濤家,全磚混,3間兩層,廁所廚房全有,其弟弟胡克濤全家外出務工,電話讓其在老家的鄰居給其買食物胡克勛自己做來吃,胡克勛多數時候在外撿食物吃。監護人胡克濤已經表示不愿意當監護人,其2個女也沒聯系也不愿意。

                                 ——余芬扶貧日記摘錄

 

2017年,戴著國家級貧困縣帽子已經23年的古藺,全縣117個貧困村脫貧67個,11.91萬貧困人口脫貧7.52萬人,貧困發生率由15.6%下降到5.7%,這個成績,凝聚著全縣無數扶貧干部的心血,然而古藺整體脫貧摘帽,依然任重道遠。從2017年起,古藺縣文體廣電旅游局開始接手太平鎮的扶貧工作。

作為文旅局定點幫扶地之一的太平鎮走馬村,以傳統種養殖業為主,有人口5800多人,其中貧困戶107戶,幫扶對象共計384人。這些人大都因病因殘致貧,少數人因缺少勞動力或交通條件過于落后致貧。

最初把走馬村貧困戶分配給局里職工時,是按每位職工5戶的標準,后來發現多出來一戶,還沒等安排,余芬就主動要過去了。從此,走馬村十組的胡克勛、周光文、周應海、周國民、周國良、袁圖先納入她的幫扶范圍,這6戶人中就有周光文、胡克勛、周應海屬病殘貧困戶。

余芬拿著貧困戶名單,開始了第一次上門走訪。盛夏酷暑,她卻只能穿得嚴嚴實實,鄉下的蚊蟲、毒蛇和惡狗,都是她不得不提防的。然而她顧不上熱,心里的焦灼遠勝過身外的滾滾熱浪,因為她一直聯系不上胡克勛,電話打不通,家中也見不到人。聽村里人介紹,年輕時的胡克勛是個小有名氣的攝影師,騎著馬走村串戶給人照相,生意興盛時還在古藺縣城開相館,當起了風風光光的坐商。后來,夫妻兩人鬧矛盾,發妻一氣之下離家出走,胡克勛落得個竹籃打水一場空。情感受挫后生意也走起下坡路的他,漸漸精神失常,成了一個瘋瘋癲癲的病人。

余芬坐在胡克勛兄弟家的房子里左等右等,見不到人,只得在周林的陪同下錄入胡克勛的資料。

胡克勛的處境讓余芬在腦海里盤算著怎樣幫他脫貧,至少幫他盡快把房子建起來才好。不知不覺已走到周光文破舊的土巴房門口,只見他家院壩里和檐坎上都曬著糧食,周光文正蹲在屋門前撿路人的煙頭抽,穿著藍色方格襯衣的吳仁芬拿著手中的鐵鏟正在忙碌著。余芬小時候常幫助母親作農活,對這些事情并不陌生,她奪過吳仁芬手中的鐵鏟幫她翻曬起糧食來。吳仁芬忙不迭地推辭,打開屋門請余芬進去坐。迎面而來是一股霉臭味,余芬捏了捏鼻子,很快放開來與老人攀談起來。

余芬叫吳仁芬拿低保本子出來,可吳仁芬進去半天也沒出來,只聽她不停嘀咕:放到哪里去了?余芬走進去幫忙尋找,只見一張掛著帳子的老式木床,翠綠色的帳檐上有幾個破洞,低垂的帳子里,掛滿了衣服,床上也堆滿了雜物,難怪吳仁芬找了很久也找不到。余芬幫助她把雜物清理整齊,又翻翻撿撿了好一陣子才把低保本子找出來。

錄入材料時需要吳仁芬簽字,可吳仁芬能寫自己的名字但寫不好,余芬便手把手地教她把名字寫好。這時,周光文嘴里嗚嗚哇哇地叫著闖進屋來,見家里有陌生人,他的眼神出現一絲孩子般的驚恐,轉過身端起茶壺里的水大口大口地喝起來。

不要怕,我是余芬嬢嬢。周光文,你過來我要和你說話。余芬和氣地招呼道。聽說周光文的智商只相當于四五歲的孩童,余芬也很自然地把他當孩子。

周光文側了側身子,看著余芬漠然地點點頭。

過來我和你說話,周光文,你會寫自己的名字嗎?來,我教你寫。

也許是被余芬親切的笑容打動,周光文竟走過去。余芬讓他拿起筆,手把手教他寫下自己的名字。

記住了嗎?這是你的名字,周————文,以后不要忘了。

周光文只會說簡單的話,走路搖搖晃晃。余芬走時,他也搖搖晃晃地跟在后面,嘴里含含糊糊地喊著:余嬢嬢。初次造訪,風燭殘年的老人、智障的兒子及其艱苦的生活條件讓余芬在幫扶工作中對吳仁芬一家格外上心。這個家特別困難,余芬擔任吳仁芬家幫扶責任人后,就像女兒一樣跑前跑后。李正剛說。不計其數的走訪和關心讓智力低下的周光文也深深記住了她。余嬢嬢對我好…………”這是周光文常嘮叨的一句話,周光文三個字,也成了他唯一會寫的三個字。

作為骨科醫生的妻子,余芬仿佛也患上了醫生職業病。見貧困戶周應海走路一瘸一拐的,余芬知道他患有骨科病。一問果然是受傷導致的脛腓骨殘病,屬四級肢殘。因為經濟困難,加之行動不便,周應海一直無法去縣醫院看病。這讓余芬很感慨,覺得有必要叫上陳開政一起來,因為除了貧困戶中有骨科疾病,還有一些村民也有這樣那樣的骨科病,正好讓陳開政上門義診。

第一次把陳開政帶來,就給周應?闯隽耸敲勲韫菤埐,陳開政悉心檢查后給出具體的就診意見。除了給貧困戶看病,對于村里的其他病人,陳開政一視同仁,悉心看病,分文不取。

當余芬得知周應海因為腿部受傷,夫妻二人經常吵鬧,其妻離家出走至今未歸,周應海孤單一人生活非常艱難后,她便到處托人打聽到周應海妻子的電話,和她加上微信,苦口婆心勸說她。用了一個多月軟磨硬泡,終于使周應海的妻子回了家,讓一對離散五年的夫婦破鏡重圓。

對于袁圖先的兒子——30多歲的光棍王新應,余芬很是著急,袁圖先說起王新應也是又氣又恨。袁圖先的丈夫死的早,她辛辛苦苦好不容易把三個兒子拉扯大,如今老大老二結婚成家,出去自立門戶了。剩下老三王新應,讓她十分無奈。王新應得過小兒麻痹癥,病好后心里留下了抹不去的陰影,不愛說話,有點自卑。他生活懶散,可以一個月不洗衣服,半年不理發,當然更不會找事做。眼看他老大不小早該成家了,可是他的婚姻也成了老大難。親戚朋友、村干部們沒少勸過他,要他找份事情好好干,早日找個姑娘成家。他一聽就不耐煩,后來干脆電話也不接了。

第一次見到王新應,做足思想準備的余芬還是嚇了一跳。只見王新應從山路上迎面走來,赤裸著上身,穿一條大火把褲,衣服系在腰間,頭發長及肩膀,一副黑不溜秋吊兒郎當的樣子。余芬想,一個好端端的人,好腳好手不缺勞力,憑什么當貧困戶?看這樣子恐怕還得從心病治起。

一看王新應家的房子余芬心里就有了底。他家的房子歪歪斜斜,因無錢修繕,如今倒了一大半。袁圖先也不敢進屋,只好到鎮上老大家住。王新應倒好,把床搬到壩子里,用塑料布一遮就成他的窩兒。

余芬穩穩心情,大膽地迎上去說:幺兒哥,我是來聯系你家的干部余芬,你就叫我芬姐嘛。聽余芬這樣招呼自己,王新應的心里涌過一陣暖流。他低下頭,不好意思地傻笑著。

余芬把他拉到身邊,請陪同前往的李正剛為他們照了一張相,接著把衣服解下來重新給他穿上,邊系扣子邊對他說:我們烏蒙山區,大家都很貧窮,但要想發家致富,路子還是很多的。你要勤快,要理事,在外面游蕩可不行!這一連串動作做得熟稔又親切,王新應簡直不敢相信,久違的母親般的感覺,讓他一時愣住了。

王新應一直想成家,他告訴余芬:以我現在這個條件哪個會跟倒我嘛!房子又爛,家里又窮!

幺兒哥,我給你說,我都是農村人,小時候家里也窮,但是我們志氣不能窮,精神面貌不能窮。房子爛,不關事,我們能勞動,再說政府不是也在幫助解決嗎?余芬將自己的人生經歷講給王新應聽。她知道自己親和力強,所以能輕易建立起與扶貧戶的情感紐帶,再激發他們脫貧致富的信心和決心。

見王新應不住地點頭,余芬又拍著他的肩膀說: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可是你看你剛才吊兒郎當的樣子,連我看了都害怕,何況是年輕姑娘們呢?今后你就好好掙錢,等有了條件,芬姐再幫你介紹個媳婦。王新應把余芬的話聽進了心里?墒峭跣聭獙儆谌裏o人員,無文化、無技術、無本錢,這讓余芬犯愁:讓他做什么好呢?

余芬找村干部們一合計,由他們出面擔保,幫王新應賒豬。這招果然還行,殺豬匠王新應就這樣被余芬扶上了馬。他起早貪黑走鄉串戶,買豬、殺豬、賣豬,生活有了奔頭,人也變得自信大方了。

再一次上門走訪胡克勛,見他坐在沙耳坡的家門口,周林卻停住了腳步。胡克勛也看見了他們,這個須發花白的黑瘦老頭,舉起拳頭向他們搖晃了幾下,嘴里發出含混不清的嗤嗤聲。

周林拉了拉余芬,低聲說:這就是胡克勛。

胡克勛看見了陌生人,梗著脖子,舉起枯瘦的手在空中亂砍。

周林趕緊對余芬說:胡克勛神志不清時會打人的,你可要小心點兒,謹防打倒你!

胡老師!”“胡大哥!余芬并不害怕,她接連喊了幾聲。胡克勛斜眼望了余芬一陣,徑自走了。

余芬從周林處要到了胡克濤的電話,進一步打聽胡克勛的事。從胡克濤斷斷續續的敘述中,余芬了解到胡克勛曾經買過社會養老保險,近幾年經濟困難間斷了。他找過有關部門,聽說接續不上了。

余芬聽到這里很高興,她想這個事有望辦成。她對胡克濤說:把你哥哥的身份證、一卡通、繳費依據寄給我,我來試試。一開始胡克濤不同意,害怕受騙上當。余芬靠著良好的溝通能力,反復勸說胡克濤。經過幾次溝通,胡克濤感到余芬很實在,就把需要的證件和錢寄了回來。余芬趕緊幫胡克勛辦好了養老保險,每月為胡克勛增加了數百元收入,解決了他基本的生活保障。

周國民家原有五口人,因缺少勞動力,生活困難,被列為扶貧對象。上門一看,家中其實是六口人,還有一個兒媳徐芳艷未上戶口。在攀談中,余芬很快發現他們還未到法定結婚年齡領不到結婚證,而徐芳艷已經有了身孕。余芬立即給他們講解不領結婚證的危害,督促他們快去辦理。

不領結婚證就領不到準生證,將來娃娃出生了怎么上戶口?余芬苦口婆心地勸到。

兩個年輕人懵懵懂懂地點點頭。在周國民的兒子周樹文滿22歲的第二天,余芬就親自帶他們去民政局辦理了結婚登記。村干部們都詫異她是怎么記住這個日子的,這是一個認識不久的年輕人的生日,一組和她毫不相關的數字和日期,可是余芬記住了。辦理生育服務證時,又是她拍下了這對小夫妻的身份證和結婚證照片,去找李正剛出具證明的。從周國民家到李正剛家不過幾百米,余芬完全可以囑咐李正剛代辦或者提醒徐芳艷夫婦自己去辦理,可是她不這樣做。她說她不放心,這對小夫妻很多東西都不懂,更不能讓他們非婚生育,走上違法道路。

徐芳艷看著準生證,臉上笑開了花,余芬又督促她定期進行產檢。

操心完徐芳艷夫妻辦證的事情,余芬拉著周國民家正在上初中的小兒子周廣的手,要他好好讀書,讀好書了將來才有機會走出走馬村,見識更大的世界。

你喜歡看什么書,快些告訴我,我下次給你帶來。周廣害羞地跑開了。

大部分貧困戶都要面臨修房子的問題。要修房子,土地是關鍵,資金是重點。為了解決周國民的危房改造問題,余芬先是找村干部商量,協調解決修房選址的問題。根據他們的選址要求,積極協調土地農戶和國土所、建管所相關職能部門,按照移民搬遷政策給予土地支持。見被占地農戶有意見,不同意將自己的地拿出來,余芬又反復做工作,很快把修房子的土地落實了。

土地問題解決了,剩下的就是資金問題。余芬找到周國民商量籌集修房資金,因為修建高速公路房屋拆遷,周國民得到了5萬多的賠償資金,但要修建110平方米的房屋,按照當地的建設造價,需要資金大約13萬元,缺口大概7萬元左右。針對這一情況,余芬回到城里,找到扶貧移民局匯報情況,希望盡快落實周國民家的扶貧搬遷經費。經過多方努力,周國民家的扶貧搬遷經費落實了,但資金總量還是不夠,余芬又幫助周國民協調向親友借款。余芬的想法是要保證房屋修建一次性完成,讓周國民一家在年內能住上新房子。

資金落實了,余芬又協調村社,組織民工和修房技術工人及時開工建設,在余芬和村干部的努力下,周國民家的房子很快動工了。

余芬差不多每個星期要去一趟,看看缺啥材料,看看安全、建筑質量做得如何。余芬在走訪中,得知周國民的二女兒周越琴已經18歲了,正在瀘州讀衛校,因為家庭比較困難,周越琴一度很迷茫,想不讀書了。余芬知道這一情況后,主動找周國民要了周越琴的電話,關心小姑娘的學習和生活。余芬在電話中告訴她:家里困難,更要珍惜讀書的機會好好讀書,等你書讀完了回古藺,我幫你找工作。周越琴對余芬的關懷非常感激,學習更加勤奮?上У氖,周越琴還沒有完成學業,余芬卻走了,只留下一份暖心的情懷。而今談起余芬,周越琴總是說:芬孃真是好人,是我一輩子學習的榜樣。

周國良75歲了,患有嚴重的肺心病,走路都嫌累。他的老伴去世很多年了,自己孤單倒不要緊,只是兒子周應華太苦了。周應華與熊先瓊是同班同學,他們讀書時就對上了眼,結婚后生了女兒周小倩,想再要個兒子,結果第二胎生的是女兒周歡,第三胎生了兒子周濤。生活雖然清貧,但一切看起來挺好。不幸的是,熊先瓊患上了尿毒癥,治療了好幾年最終撒手離去,留下傷心的周應華獨自帶著三個孩子,大的12歲,小的才8歲。

這些年,周應華在外辛苦打工,周國良守著老家,老屋子年久失修,到處都在漏雨,住不得人了。為給一家人治病,現在還欠著十多萬元債務,修房子的事想都不敢想,每天還得拖著病體到山腳去挑水。

周國良也盼望早日用上自來水,卻沒想到這一天來得這樣快。余芬一上門,便主動過問起了他家的住房和自來水問題。

余芬打電話反復和周應華溝通,幫他算修房子的帳,最終使周應華下定決心修房。為了給他打氣,周應華從廣州趕回古藺那天,余芬讓丈夫陳開政開車接他回家。經過一番合計,施工隊定了,材料定了,開工日期定了。在余芬聯系來的推土機扒拉下,殘破的老房子夷為平地。新建房要占一塊鄰居的地,余芬幫忙做說服工作,沒費多大勁解決了。

余芬一次次地來到走馬村,和周國良父子一起商量解決建房中的問題,努力把費用降到最低?吹街車嫉姆孔釉诎肷窖,水源地很低,需要安裝抽水設備。余芬向古藺縣文體廣旅局局長羅富華作了匯報,得到局黨委全力支持,解決了打井費。

周國良家的房子終于建起來了。新建的樓房正對太平高速公路出口,交通十分方便;自來水管也鋪好了,清脆的流水聲讓周國良父子笑得那樣開心……

真幫實扶、帶夫義診、舉家扶貧,余芬還嫌不夠,除了完成局里安排的規定動作,她還為自己加壓加量,完成自選動作。主動要求增加幫扶任務,周國民的兄弟沒在她的幫扶范圍內,她一樣關心支持。自己的事都是小事,貧困戶們的事都是大事。她說。

文化執法大隊的工作也很繁忙,余芬只得不時利用周日下鄉扶貧。她的扶貧日記中,不乏周日扶貧的記錄:

1031 周日

入戶胡克勛家了解收入,周林代,已錄app。

1216 周六

入戶胡克勛家宣傳政策,無人在家,村監委主任周林代。已經替年滿60周歲無能力辦理社?、養老保險的胡克勛代辦了。

這位經常在余芬的扶貧日記中出現的周林,多次跟隨余芬入戶走訪貧困戶。他說:余芬很誠懇,很務實,很有愛心,她跟我說自己平時工作很忙,只能周六周日才來走訪貧困戶,自己回去還有工作要干,當時我就認為這個人很務實。

實地走訪,上門服務,看似有序地推進著工作,然而余芬總覺得還缺少點什么,幾天見不著貧困戶們,她心里就不踏實。一天給他們打幾通電話,她又沒那么多的時間,于是她又張羅著建立了貧困戶微信群。只要有空閑,她就在微信群里沒完沒了地叮囑,雞毛蒜皮,事無巨細:周應海好,關于你要來古藺縣中醫院找我先生陳開政看腳桿(古藺方言:大腿)的事,請你帶上身份證、醫?ê吞芥傖t院的轉診證明,就可以了。來前切記給我打電話,我好給我先生聯系……”

清芬好,是你們一家人齊心協力修成了周光文母子的住房,家和萬事興,家齊美名揚。

周應華,你明天記得追問一下你的電線問題哈,那個電線是高壓線還是低壓線呢?

大家盡管努力脫貧哈,反正靠自己的努力脫貧后,國家還是一直都要關注的,叫脫貧不脫政策哈,所以你們盡管勤勞光榮地致富,勤勞致富光榮哈。

暑來寒往,草木榮枯。隨著第一場冬雪的到來,扶貧戶們的生活終于有了一些起色:住在危房中的袁圖先在易地扶貧搬遷聚居點找到了新歸宿,她的老三王新應除了能夠自食其力,不那么懶散了;周應海的腿病好了一些,家庭破鏡重圓;周國民的家事安排得井井有條;胡克勛和周光文的房屋先后建成,胡克勛不用借住兄弟家,周光文母子也不用住破舊的土巴房了。想到他們文化水平差,有臺電視機看著解悶,生活不至于那么無聊。余芬趕緊把為胡克勛、周光文送電視機的事寫進日記里,提醒自己早日辦理。哪知這篇寫于1220的日記,竟成為最后的扶貧日記。

余芬出事后,人們常常惋惜地說:要是她不給貧困戶送電視機就好了?墒,余芬早已經把貧困戶視做親人,把自己視作走馬村的女兒了。親人需要盡快看上電視,女兒怎么能坐視不管呢?

文化陣地的鏗鏘玫瑰

20171027 周四

對于扶貧,我看重的是實效,根據幫扶對象的具體情況對癥下藥,制定切切實實的幫扶辦法。作為資深文化部門干部,還應特別重視轉變農民的思想觀念,沒事時多找貧困戶擺龍門陣拉家常,趁機進行知識扶貧和文化扶貧。

                            ——余芬扶貧日記摘錄

李正剛說得好,余芬就是一個普通人,并沒有指揮千軍萬馬的氣魄,她只是靠自己一個人的力量盡心去幫助別人。的確,余芬一生所作的事,大多是平凡小事,并非英勇壯舉,卻實實在在地溫暖著身邊的每一個人。對此,與她朝夕相處的同事們看在眼里,記在心里。

彭玲第一次踏進文化執法大隊的辦公室,迎接她的是余芬那張溫暖的笑臉。待她在余芬的指點下找到了自己的座位,余芬又關切地問起她的租房問題。讓初來乍到的她感到一陣溫暖,第一次她就深深地記住了這位熱情助人的好大姐——余芬。

在后來的工作中,余芬又給了彭玲很多的幫助:手把手地教她處理各項業務,具體到文件整理、報告撰寫、合理執法等等,無私地分享著她工作二十余年來的心得。

執法大隊突擊檢查網吧和文化娛樂場所的那晚,歸來時夜已深,余芬知道彭玲一個人租住的老房子樓前有一段幽深的小巷,她說女孩子在晚上獨自回家不安全,執意要把彭玲送回家。一路上她緊緊拉著彭玲的手,讓這個年輕的小同事感動不已:那雙緊緊拉住我的手,為我在黑夜里驅除恐懼。那雙手的溫度,至今仍溫暖著我的心。

彭玲第一次下鄉回來,精神沮喪。余芬看見了,猜想眼前這個年輕人一定對扶貧工作缺乏必要的思想準備,遇到困難感到無所適從。果然,一問彭玲就紅了眼圈,她說剛剛接觸扶貧,對很多工作都不了解,無從下手,吃了許多苦,而工作推進得很慢,為此她焦慮不堪。

余芬拉著她的手,慢慢開導她:要腳踏實地走訪貧困戶,耐心和貧困戶溝通交流,要做到扶貧先扶人,扶人先扶志,只有給他們做通了思想工作,他們才能從真正意義上積極努力地脫貧。扶貧不是簡單的給予,而是要和貧困戶們站在一起,共同面對他們的困難。

一席話讓彭玲豁然開悟,在余芬的幫助下,她的扶貧工作也開始變得得心應手了。事實上,余芬不僅對新同事百般幫助,對老同事一樣無私付出。這些老同事中,有不擅于電腦操作的,有身體病弱的,扶貧資料老是弄不好過不了關,余芬總是慷慨熱情地說:資料扔過來,我來幫你們弄。

局里結對幫扶的太平鎮太平村一組,貧困戶張強5歲的兒子張小龍因先天性胚胎發育不全引起面部殘疾,多次尋醫未果。張強給幫扶責任人聶爽打電話尋求幫助,這讓初入職場的聶爽犯了難:聯系誰?去哪醫治?如何報銷?聶爽為此坐立難安。

同在一間辦公室的余芬主動關心起聶爽。聽了張小龍的病情介紹,余芬立即聯系縣中醫院口腔科主治醫師,并定好了手術時間。然而手術安排好了,余芬卻發生了意外。

直到現在還不能接受現實,芬姐那么熱心助人,八竿子打不到的人她都要主動幫忙,還有多少像張小龍一樣的人等著她的幫助,她怎么就走了?聶爽哽咽著說。

余芬總是關心別人勝過自己,看到別人有困難,總是忍不住扛在自己肩上,忘了自己本來有多忙有多累。于是,辦公室里常常見到她加班的身影。然而,不論多忙碌,她的每一份文件總是整理得井井有條,每一份報告總是精益求精,每一次執法都做到一絲不茍。

文化市場管理工作是個得罪人的苦差。工作中涉及的網吧、卡拉OK廳、書攤等,由于從業人員素質良莠不齊、參差不一,弄不好就會惹火燒身。因而每次出去執法,余芬擔心年輕同事經驗不足引起糾紛,總是沖在一線保護著他們。面對烈火烹油般的尖銳矛盾,她不害怕不回避,總是用熱情溫和的態度去化解那些容易引爆的燃點。遇上難纏的業主,男人都怯三分,可余芬善于以朋友的身份,曉之以情,動之以理,最終達到化干戈為玉帛的效果。

有一年“3.15”前夕,余芬和同事來到古藺一小門口執法時,遇到一個蠻不講理的書攤業主謾罵執法人員,平日書聲瑯瑯的校園門口很快變得躁動不堪,十來個不明真相的群眾圍上來,加大對執法人員的圍攻和謾罵。

大家不要激動,你們先聽我說!余芬勇敢地站出來,我也是古藺人,我們今天來,不是來為難大家,至于為啥子要沒收這些書,你們聽我講完,有啥子不清楚的,我一一的給大家解答。余芬與同事們一起招呼群眾坐下來,進行耐心地勸說。大到依法履職公正執法,小到非法書籍上的錯別字對小學生的誤導等,在近一小時的解釋工作中,余芬沒有流露出一絲倦容。

余芬語重心長娓娓道來:你們為了生活,我們理解,但一定要合理合法,我們的工作就是要管理好文化市場,請一定理解我們的難處。見那攤主的神色有所緩和,余芬又加重了語氣說,任何難處都不能成為違法的理由,要想改善生活狀況,只有合理合法的經商,才是唯一的光明大道。最終,群眾對執法工作表示理解和支持,業主對自己的抗法行為表示悔過,并主動上繳非法書籍406本,并很快來執法大隊完善相關手續。

1990年敘永師范畢業后,余芬在敘永、古藺兩地當過教師,任過鄉鎮文化干事,后來考調文體廣電局從事文化工作,擔任過文化股股長、婦女主任,前幾年調到文化市場執法大隊。豐富的閱歷使她成為工作中的多面手,局領導看重她的能力,開始把一些棘手的工作交給她干。每一次,余芬都交出了滿意的答卷。

十多年前,古藺某文化企業經濟效益連年下滑,負債累累,職工應有待遇無法保障,局領導將目光瞄準了時任文廣局辦公室副主任的余芬。

當時余芬就經常去縣里把我們接回來,做工作,還跟我一起去找領導,解決問題。時任電影公司經理馮在勇回憶,為啥子要跟她回來,因為我們相信她啊,我們都曉得余芬是干實事的人,答應我們的她一定辦到。

她的努力,得到了組織的肯定,先后被評為抗擊非典先進個人”“優秀組織工作者”“優秀辦案隊員等。

余芬并不看重這些光環,她看重的是責任和奉獻。為了她的丈夫能夠安心工作,為了有充足的時間照顧大家庭,余芬早早放棄了提拔的機會,疏遠了文學愛好,選擇了平凡簡單的生活?偸遣賱诘乃,神色卻不見消沉。在她看來,給周圍的人帶來快樂和溫暖,是一種美德。

在瀘州市委黨校工作的李娟曾是余芬的同事,她深情地回憶起與好友相處的快樂時光:你一直是我們的開心果知心大姐。那年三八節,身為婦女主任,你帶領男男女女一大幫子嗨起來,最后簡直玩瘋了,我們一個領導的一只鞋不知怎么竟飛上房頂;鶎庸ぷ骺傆性S多苦累,你那些略帶點顏色的段子,不知多少次讓我們笑出眼淚。

在局里當了多年司機的宋倫強則說:余芬是那樣活潑開朗的人。她走了,局里一百多號人,好像少了一半似的。

她走了,冷清的豈止是文旅局,還有古藺文學圈子。

余芬去世后,懷念她的詩文、挽聯如雪花般紛紛揚揚。1224日當晚,網絡上已經涌現出不少懷念之作。祭奠曾經熱愛文學、服務古藺文學的她,文字或許是最好的方式。

作為資深文化干部,余芬的美善心靈早被文友們熟知。在去文化執法大隊任職之前,余芬既是《古藺文藝》編輯、也是勤奮的作者,在不時的酬唱應答、聚會交流中,早與文友們結下了深厚的情誼。

因為余芬的長相有點像央視《鑒寶》節目女主持人,文友們還喜歡叫她鑒寶女士。余芬后來在新浪網開設了自己的博客,干脆取名為鑒寶女俠的博客。

這個名字一傳開來,文友們紛紛叫好,大家都覺得余芬重情重義,的確有幾分女俠風范。聽到文友們的稱贊,余芬笑了。她說,我取這個名字,并不是抬高自己,覺得自己敢和鑒寶節目的主持人媲美,我是把文友們的文章當做寶貝啊,鑒寶鑒寶,我鑒別的是文友們的寶貝。至于女俠,因為念師范校時,我特別喜歡看武俠小說《甘十九妹》,就用了這個女俠這個名字,并沒有特別的意義。

余芬把文友們的文章當寶貝,是有目共睹的。她擔任《古藺文藝》值班編輯期間,人手不夠,本該由三個人分擔的工作,全都落在她的身上,組稿是她、校對是她、美編是她、發行是她,一個人包打包吹,而這還只是她工作的一部分,她那時還擔任著廣電局文化股股長?伤彩菓{著一股不服輸的精氣神,把一個人的編輯部運作得有生有色。

工作忙的時候,余芬白天操心文化股的事情?锤宓氖轮挥辛粼谕砩。她在燈下熬夜奮戰,拆開一個個大小不一的信封仔細閱讀,不時圈點勾畫。每當讀到優秀的稿件,她就會在次日對同事們說:她昨夜又鑒到一個寶貝。她說她不想錯過任何一篇佳作,就像不能與價值連城的寶貝擦肩而過一樣。

古藺縣城小,到處是熟人,難免有親戚朋友找上門來,想發人情稿,她堅持原則一律不予理會。她說:《古藺文藝》頁碼有限,頁面精貴,要讓優秀的稿件有一席之地。正是她的長期堅持,《古藺文藝》才推出了大批具有濃郁烏蒙山地域特色,具有鮮明底層風格的現實主義作品,也讓一些有潛力的作者脫穎而出并在她的推薦下到縣市機關工作。

余芬把文友的文章視作寶貝,而文章匯集的《古藺文藝》則是她無比珍愛的精神寶藏。在她負責編輯期間,交通還不太發達,每次雜志出刊,為了節約在路上折騰的時間,她要在瀘州呆上幾天,在賓館足不出戶熬夜審稿,看稿看得眼淚直流。第二天一早,看到她熬紅了眼睛,連負責印刷的員工都心疼了。有一次定稿后,因為員工的疏忽,不小心把定稿資料刪掉了。接到電話,余芬哭笑不得。當時她剛剛坐了七個小時的車回到古藺,原本從瀘州到古藺正常情況只要四小時,可堵車是家常便飯。那天就堵了三個小時,生性節儉的她,餓了就買個面包吃,渴了就喝自己帶的涼開水,到了古藺才發現餓得心慌,一下車,又發現坐車把腿都坐腫了。聽說資料被刪,她無奈苦笑,第二天一早又馬不停蹄地趕到瀘州重新審稿。這份辛勞和付出,讓她始終如母親呵護嬰兒般的呵護著《古藺文藝》。每次出差,她都帶著重重的行囊,里面總是裝著一摞嶄新的雜志,送領導,送文友,送熱心人。她說:我對這本雜志是有著特殊感情的,誰要是把它弄臟了,或者扔在地上任人踐踏,我是不怕和他翻臉的。

烏蒙山區的人原本就重情重義,在濃郁的鄉情中長大的余芬,在文章中也帶有鮮明的印記。無論是被選入古藺中學生課外讀本的代表作《豆芽情深》,還是感恩主題的《溫暖記憶》,還是親情主題的《長長的牽盼》,無不顯露出她大愛無私、重情重義、陽光積極的真性情。

人如其文,文如其人,余芬的熱心腸在文章中,更在生活中。這些年來,她幫助過多少文友,恐怕她自己也記不清了?墒,受她幫助最終成功申報了自己作品版權的古藺作協元老邱經國記得;受她幫助辦理了文化經營許可證的水口文友張錫會記得;腿腳受傷后被她百般關愛的廣電局文友余純先記得;不少受過她資助的貧困學子們記得……

 

大家族的主心骨

我很感謝當初經常給我母親買豆芽的那幾個人,我想一定不是他們確實愛吃豆芽,而應該是在幫助一位普通的母親實現掙點錢供女兒讀書跳出農門的夙愿,就像我現在經常買豆芽,并不是代表我特別愛吃豆芽,而是懷念我那曾經為了讓我安心住校讀書而起早摸黑、在那條小街上走家串戶賣豆芽給我掙每月4.50元生活費的母親。

                        ——余芬文章《豆芽情深》摘錄

扶貧工作只是余芬美德的一個投射點,在平凡瑣碎的家庭生活中,余芬為人妻為人母的德行早就被人稱道。

余芬老家的院子里,有一從高大茂盛綠色叢林般的仙人掌,在高寒的烏蒙山地區實屬罕見。號稱沙漠英雄花的仙人掌生命力頑強,耐得炎熱干旱,忍得貧瘠瘦薄。為了更好生存,仙人掌將自己的莖葉變成肥厚含水的肉質,讓葉子變成短短的小刺,減少水分蒸發。因而無論環境多惡劣,仙人掌總是生機勃勃,凌空直上生長,頑強地構鑄自身獨有的生命風貌。

看著仙人掌就想起余芬因為有所放棄成就的大美。余芬出生貧寒,在四姊妹中排行老三。母親早逝后,看著大哥和大嫂為了一家土里刨食艱難生活,余芬也變得早熟和懂事起來,還在念書時就懂得節儉為家里分憂。

師范畢業后,她到偏僻的丹桂鎮巖灣小學當教師。挑水要走老遠的路,她好累;守著山村漆黑的夜晚,她好害怕?墒怯喾疑钌類壑酱謇锏暮⒆觽,她克服了生活中的種種困難,并把所有的業余時間都交給了書本和學習。除了工作成績突出,受到家長和孩子們的喜歡,她還在寫作方面展露頭角,很快被借調進丹桂政府當文化干事。

余芬到丹桂不久,就認識了陳開政。在八姊妹的大家庭中,陳開政排行老四。作為唯一躍出農門的人,他實實在在成為了家中的頂梁柱;蛟S是兩人均出身貧寒,彼此懂得生活的艱難,或許是陳開政的勤奮好學、正直善良感染了余芬,兩人一見如故;楹,他們除了照顧自己的小家庭,還把各自家庭的重擔扛在肩上,尤其是余芬,更是成為小家、娘家、婆家、鄉鄰們的主心骨。對學習、責任、約束力、愛心殉道般的追隨,鑄就了兩人共同的人格特質和婚姻基礎,多年來始終堅如磐石,歷久彌新。

兩人的勤奮上進,使得他們先后走出貧寒,來到了縣城安家。余芬成了縣文體廣電局的一名文化干部,陳開政成了縣中醫院的骨科主任、骨科一把刀。收入增加了,地位提高了,房子變大了,然而,余芬并未因物質的好轉而變得享樂。

如果賺多少錢顯示的是一個人的能力,那么如何花錢則顯示一個人的美德和品位。作為收入不低的雙職工家庭,余芬完全可以盡情釋放女人愛美的天性,可是她對自己穿著打扮上的苛刻常人難以想象。她堅定地放棄了世俗的享受,猶如仙人掌為了變成綠色叢林,寧愿舍棄美麗的外表。

紅色的休閑服,黑色的休閑褲,運動鞋,簡單的馬尾束在腦后,壓發圈攏起額前的碎發,這是很長一段時間余芬留給古藺人的印象。這樣的著裝除了舒適,方便她鍛煉,也是為了節儉,免得在配飾上花錢。

余芬有傳統文化情結,喜愛旗袍。夏天里,去縣城紅四方制衣店定做的旗袍,已成了她最奢侈的服裝。而這些旗袍,即便是真絲面料也不過千元,而且翻遍衣柜也找不出幾條來。她的衣柜里,更多的是她這么多年來穿過的、可能送人都拿不出手的舊衣服,有的還打著補丁。

至于她家里的生活用品,很多已經使用多年,甚至已經破舊了都還舍不得丟棄。說起余芬的節儉,她的嫂子泣不成聲:二妹出事后,我們去為她收拾遺物,每去一處就哭一場,他們的床鋪上用的什么呀?一床墊絮都是用舊衣服打碎做成的,那張床單,還是大妹出嫁時收到的喜禮拿給她用的,那時她還在讀師范學校,你們算算多少年了?有一次床單沒干透放在火上烤,還燒了一個洞,還是我為她補的,現在這個補丁都還在啊。二妹啊二妹,人人都說你不差錢,可你實在值不得啊,如今哪怕農村人,還有幾家要用這種打補丁的床單!

余芬的浴室里,一把塑料梳子是斷了幾個齒的,沙發上的薄被和抱枕是用舊羽絨服做成的。有一塊用幾塊舊毛巾縫補在一起做成的擦手帕,被余芬的侄子余小聰看在眼里,他說:我什么都不要二姑的,我只要這塊毛巾作紀念,好給我們的后輩看看……”

打過補丁的不能再用的舊床單、舊被套,余芬也舍不得扔掉,她把他們縫起來作地墊,家中人太多住不下時,她就讓姐妹們在客廳里打地鋪。她從不允許我們在外住賓館,人太多就在客廳打地鋪。也不允許在外邊餐館吃飯,再忙再累也要自己做。余芬的三妹余小梅說。

節儉是本性,也是修德,盡管她自己并未察覺,但她知道自己的錢去哪兒了。平時一張餐巾紙也要節儉的她,在孩子們的教育和培養上從來沒省過,對老人的關心從來沒省過,對貧困戶的支持從來沒省過……她就是要把錢花在最需要花的地方,花在她認為需要幫助的人身上,在這些方面,余芬可謂出手大方,慷慨好施。

我媽媽平時很忙,但她每月都會給我打電話,把我上下課的時間設成鬧鐘。她每一件事都記得。在我成人禮上,她送了我一張光碟,搜集整理了我從小到大的所有照片。家族中的孩子,都是她一手帶大的,從我身上就可以看出,她為這個家族的工作生活花費了多少功夫,操盡了多少心。余芬的兒子陳喆說起母親,無不驕傲。事實上,古藺人也心甘情愿將優秀母親的桂冠戴在余芬的頭上。

陳喆是北大學子,是數學和物理雙學士,目前正準備赴美留學。作為世界一流的學術機構,紐約大學理工學院應用數學專業入學要求極為嚴格,而陳喆一路輕松過關斬將,拿到該校的錄取通知書。

自然,這一切離不開余芬的良好家教。在余芬的家里,除了必備的一些生活用品和家具外,最顯眼的就是那一摞摞磚頭厚的書。余芬的妹夫陶豐華說:在她們家沒有耍手機的習慣,也極少看電視,除了正常的吃飯、聊天以外,最多的時間就是讀書。在她的悉心教導下,兒子陳喆自小學習成績優異。后來,陳喆果然不負眾望,作為當年的理科七狀元之一考入北大。在小小的古藺縣城,能考上北大清華名校的學子廖若星辰,親友們都以羨慕的眼光看著他們,祝福他們。余芬卻很淡定,甚而在升學酒還未受限的當年,她也不操持升學宴。她說,孩子現在是最單純的。我是媽媽,要樹立榜樣!不能做一些太世俗的事,這對孩子是一種污染!”

我和丈夫都是共產黨員,要極積響應政府號召,包括自已親人我們都不宴請,請理解支持!

在余芬的言傳身教下,生活上陳喆也獨立自主,做得一手好家務。在陳喆上小學時個頭還不高,余芬就讓他踩著小板凳作飯。余芬常說,只要兒子回來了,她就輕松了。陳喆一回家就有了做飯的人,余芬家里客人多,親戚朋友不斷,做飯待客陳喆同樣游刃有余。他還熱愛運動,讀高中時就組建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籃球隊,進了北大校園,也是學生活動的積極分子。

對于家族中的孩子,余芬視如己出,一個不落地攬到跟前,讓他們接受教育,學習做人,不讓他們成為時代的落伍者。

十多年前,余芬的大姐夫過世后,她就接來了姐姐和三個侄子,加上她家的三口人一起擠在不超過30平方米的職工宿舍里。閑暇無事時,一家人圍坐一起討論書籍,分享精神食糧,四個孩子此起彼伏的讀書聲,充盈著整間屋子。余芬的母親生病時,她便帶領孩子們為老人家做藥丸。孩子們給這間簡陋的屋子取名為愛的小屋”“愛的教室。

陳開政的兄弟陳開良一直在新彊打工種棉花,患上尿毒癥后兩個年幼的孩子無人照顧。余芬知道后,協同陳開政,一次注入一大筆錢到兄弟的賬戶上用于治病,后來手術雖然沒能做成,卻給了兄弟極大的信心。眼見兄弟養家困難,余芬就和丈夫商量把兄弟的大兒子陳川飛接過來撫養。一眼看到風塵仆仆從新疆趕回的侄兒,余芬忍不住濕了眼眶。那時的陳川飛留著長發全身臟兮兮的,摔斷的腿還未痊愈,走路一瘸一拐,眼神卻桀驁不馴。為了把侄兒從一個問題少年轉變成好學生,余芬沒少花心思。她讓陳開政抓緊給陳川飛看病,一邊加強對他的管教。就這樣,把陳川飛從小學初中高中一直送進成都航空學院的校門。陳舉、陳世友、余小聰、甘茂葉等幾個侄兒侄女也在他們的關懷照顧下茁壯成長,圓了大學夢,并走上了工作崗位。

陳舉是陳開政二哥家的孩子,父母都在農村,自從上學后,他被陳開政和余芬接到縣城,在他們家中一直住到陳舉有了自己的小家庭。對于這個和他們生活時間最久的侄兒,余芬對他關懷備至,初中時陳舉住校,余芬連洗發水也要替他準備,周末則是準備豐盛的一日三餐。陳舉工作后余芬還給他買衣服,結婚、購房,余芬也慷慨解囊。

我自小不很聽話,是四叔四嬸他們不拋棄不放棄,努力的把我往前推,才有我的現在,不然我也還不知道現在在哪里下苦力。陳舉感慨地說,目前他是古藺鎮中的一名教師,他認為這一切都是四叔四嬸造就。曾有人問余芬:您對哪個孩子最好?她笑著說:手心手背都是肉,一樣的親!

雖然日子越過越好了,可余芬從未忘本。陳開政的父母健在時,余芬每年都會回去幾次。那時交通不便,回一趟家,要在客車上顛簸很久,還要走上幾公里山路。但是為了陪伴老人,余芬從未皺過眉說過一個不字;氐郊乙膊灰猿抢锶俗跃,洗衣做飯種菜這些活兒,她都做得得心應手。她以一個農村兒媳的溫良恭儉孝來要求自己,美德至今仍在蘇家壩人口中相傳。

蘇家壩有一位叫馬曉軍的年輕人,師范畢業后一直在村小代課,感覺前途渺茫的他選擇了南下打工。余芬知道后,鼓勵他報考公辦教師,并為他購買了復習資料。為了讓馬曉軍安心復習,他們把馬曉軍接到家中,不為吃住等生活瑣事操心,并竭盡全力悉心輔導,后來馬曉軍終于考上了大村鎮黃尼坡工農小學,圓了教師夢。說起余芬,這位年輕人淚眼婆娑:這一生要不是余芬四娘善意的幫助與教誨,現在不知身落何處,我一定要以四娘為榜樣,把我所學所知傳授給孩子們,讓他們做一個善良感恩的人。

余芬還是有名的賢內助,知道陳開政是名醫的人,也大多知道他的身后站著余芬,是她無私的大愛,才成就他的醫者賢名。陳開政名氣越旺,登門造訪的鄉親也越來越多,常常讓余芬忙得團團轉。忙雖忙,卻從未見她抱怨什么,她常說鄉親們來城里人生地不熟,找熟人幫一下忙很正常,能幫就幫著。她神性般的仁慈和高潔,早已成為生命的本能。她不斷付出,也從中得到深切的快樂,成為她開朗熱情性格的源頭活水。

余芬溫柔賢惠,對陳開政很遷就,但有一件事是沒有討價還價余地的,那就是禁酒。手術刀下無小事,為了讓丈夫當好一名專業的外科醫生,余芬在一次陳開政醉酒后對他下了禁酒的死命令。

余芬說到做到,嚴格對陳開政執行這一政策。為了幫陳開政戒酒,余芬親自照顧他的生活起居。廣電局有伙食團,生活水準還不錯,親朋間也時有聚會,可是,余芬為了保證陳開政的飲食健康,她給自己立下規矩:只要陳開政在家,就一定回家做飯。陳開政的血糖偏高,余芬除了督促他陪同他鍛煉,就是精心照顧他的一日三餐。讓丈夫保持最好的精神狀態進入手術室,確保手術成功率100%。

有時,陳開政從早到晚手術連臺,到家已是夜深了。人累得一進家門就會倒在沙發上呼呼大睡。這時,擔心丈夫感冒的余芬,無論多困也要起床,將被子蓋在丈夫身上。

此外,在督促丈夫廉潔行醫方面,余芬從來沒有忘記自己黨員的身份。曾有一名患者拿著一個很大的紅包,來到陳開政的辦公室,要將這份心意交到他手中,卻遭到了拒絕。

余芬早就和我約定,必須廉潔從醫,她說她是黨員,要監督我。陳開政說,拒收紅包,早就成了兩口子默契的約定,哪怕是家庭還處在困難時期。

陳開政說:她一切都圍著我轉,其實是圍著我背后的病人轉。

 

后記

1228清晨,余芬的追悼會在“游樂園召開。親友和同事們來了,省市縣的領導來了,走馬村的貧困戶來了,各級媒體記者來了,素不相識的人來了,追悼會現場聚集了上千人。人們手持黃菊,臂挽白花,心情沉重。有不少人在追悼會上輕輕啜泣,加重了現場的哀傷氣氛。

周國民萬萬沒有想到,自己還來不及感謝余芬給自己的兒子周樹文、兒媳徐芳艷辦理結婚證、準生證的事,眼下卻要站在殯儀館作為貧困戶代表為余芬送行。他顫巍巍地拿起話筒說:今天我代表走馬村的貧困家庭來送您了,感謝您生前對我們的幫助。為了讓我們過上更好的日子,你付出了自己的生命,你生前交給我們的任務,我們爭取完成,爭取提前脫貧,建立一個美好的家庭。

對我來說這不是一個英雄告別儀式,而是要跟養育我二十二年的母親說再見了……”陳喆說,會場的一片啜泣聲加重了。

從“游樂園通往麒麟山火葬場的路上,人們自發拉起黑底白字橫幅,敲鑼打鼓,悼念這位既平凡又偉大的扶貧英雄。

瀘州醫學院附屬醫院的重癥監護室里,全身十五處骨折的陳開政剛做完手術,還不能開口說話,當他得知妻子出殯的消息,眼神呆滯,眼角慢慢沁出淚花。

2018新年很快到來,在辭舊迎新的時刻,余芬被追授了一個又一個榮譽:

被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設辦公室評為四川好人,四川省婦女聯合會追授為四川省三八紅旗手,中共瀘州市委追授為瀘州市優秀共產黨員,瀘州市精神文明建設委員會追授為瀘州市第五屆道德模范,中共古藺縣委追授為踐行兩學一做學習教育優秀共產黨員稱號。

有人說,走馬村應該為余芬塑一座銅像,然而這有必要嗎?她自身就是一座豐碑,一座永恒的雕像,矗立在脫貧攻堅史上,更長存在人們的心里。

 

 高雁,女,四川省作家協會會員、瀘州市作家協會會員、古藺縣作家協會副主席,出版有散文隨筆集《閑思絮語》。

 


作者:高雁 來源:網絡
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 內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網站地圖 | 在線留言 | 信息交流 | 網站投稿說明
  • 瀘州作家網(www.heluyao.cn) © 2019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錄
  • 主辦:瀘州市作家協會 站長:楊雪 總編:李盛全 名譽總編:剪風 副總編:周小平 羅志剛 總編室電話:(0830)2345791 法律顧問:劉先賦
    地址:瀘州市連江路二段12號五樓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備108081號
  • 8球真钱游戏 石屏县| 淮滨县| 嘉峪关市| 抚宁县| 宜章县| 新郑市| 砀山县| 潼南县| 洞头县| 广州市| 双江| 宝兴县| 北海市| 兴隆县| 马公市| 棋牌| 黄大仙区| 瓦房店市| 宜昌市| 遵义市| 普兰店市| 上高县| 文成县| 若羌县| 正安县| 周宁县| 玛纳斯县| 宁南县| 葫芦岛市| 治县。| 民和| 故城县| 山西省| 阿拉善左旗| 荣昌县| 修武县| 容城县| 铜鼓县| 桓台县| 申扎县| 嵩明县| 冷水江市| 上思县| 阜城县| 弋阳县| 尉犁县| 怀远县| 江川县| 津市市| 商水县| 芮城县| 江山市| 清河县| 金湖县| 南岸区| 安宁市| 松阳县| 尉氏县| 临桂县| 勐海县| 金堂县| 景宁| 建平县| 漳州市| 南开区| 阿荣旗| 奈曼旗| 嘉义县| 滨州市| 永新县| 临澧县| 开平市| 监利县| 阳谷县| 外汇| 梁平县| 胶州市| 金沙县| 西乡县| 革吉县| 新沂市| 华阴市| 临沭县| 甘洛县| 旺苍县| 高密市| 东阿县| 嵩明县| 时尚| 武宁县| 民勤县| 宁安市| 海门市| 尼木县| 社会| 永丰县| 蒙山县| 双流县| 昌都县| 永善县| 滕州市| 怀来县| 兴宁市| 桃园市| 肥乡县| 灵川县| 龙陵县| 红原县| 海淀区| 德化县| 客服| 蒲江县| 定安县| 广河县| 邹城市| 维西| 台安县| 沁阳市| 怀化市| 会同县| 武义县| 延长县| 扎鲁特旗| 达州市| 安徽省| 新竹县| 宾阳县| 通渭县| 汾阳市| 昭通市| 东乌珠穆沁旗| 呼图壁县| 鹤庆县| 清河县| 曲沃县| 东乡族自治县| 东兴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