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文學作品 >> 長篇小說連載 >> 內容

《古鎮迷云》第二十章 弟子拜師尊

時間:2019-03-16 20:23:54 點擊:

  核心提示:第二十章 弟子拜師尊第二天凌晨,得勝的人們余興未了,聚集在李家大談特談昨夜殷馨狼狽自焚、殷母慷慨援手的經過。一都描繪得繪聲繪色。李倩憶起臨進殷府前的恐懼、慌亂與畏手畏腳,不禁暗自好笑。......上午,藍衫青年將大家與殷馨較量的每個細節都述說得很透徹。自己聽了十分膽怯便自語道:“我才不愿也不敢穿那鬼...

第二十章    弟子拜師尊

第二天凌晨,得勝的人們余興未了,聚集在李家大談特談昨夜殷馨狼狽自焚、殷母慷慨援手的經過。一都描繪得繪聲繪色。

李倩憶起臨進殷府前的恐懼、慌亂與畏手畏腳,不禁暗自好笑。

......上午,藍衫青年將大家與殷馨較量的每個細節都述說得很透徹。自己聽了十分膽怯便自語道:“我才不愿也不敢穿那鬼喜袍呢!”

小妹驚愣地睜大眼睛頂道“這就奇怪了,起先您勇氣十足現在竟打起退堂鼓了!這喜袍呀,您不穿誰穿?難首讓我來穿不成?”她刻意瞄了瞄那藍衫青年卟哧一聲笑了出來:“又難道讓他穿不成?!”

自己一急即刻辯道:“誰要您穿嘛!我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絕不讓我的小妹去犧牲呀!我不過是說說我一時的心態罷了。”

張伯母神態嚴峻用食指了一下小妹的頭怒斥道:“小——妹——!你呀你!已都‘火燒眉毛’了,你還敢開玩笑?盡添亂!”

藍衫青年急忙出來緩解:其實小妹說得對。不過只猜準了一半。我是該穿喜袍,與李倩演出一場‘我筆錄她審判’的‘雙黃’來......

她回憶至此不禁欣喜地自語起來:“哎呀!他這一來竟讓我平添了勇氣,也才將‘雙黃’演得如此順暢。現在回憶起來,雖然有些后怕,可是卻覺到是一種快樂的享受!”她望著那藍衫青年豎起大拇指由衷贊道:“我對這位先生十分欽佩!您不僅果敢沉著,還有異常科學與準確的預見。正因為如此,那場‘雙黃’才演出得那樣酣暢淋漓!”

那身材修長喉包突出的大伯雙掌一拍玄耀道:“嘿嘿!李小姐,您所述的是‘巧’的一局,而我所說的則是‘險’的另一局。您看啦,上午他預測時說,在家丁就要開槍的一瞬間,大太太會用胸部擋住槍口,斥責家丁‘放著人不救竟在這里耗時間!’并命令他們轉身跑步滅火救人,慷慨掩護我們安全撤出殷府;晚上現場呢?在家丁即將開槍那‘千鈞一發’之際,大太太果真演出英勇慷慨的那一幕。兩相對照,如出一轍,僅有‘彩排’與‘實演’的差別。真是‘絕’!我們認定您是‘諸葛孔明’在世了呀!他說罷向藍衫青年豎起了大拇指。

小妹嫣然一笑雙眸亮了起來,連聲贊道:“哎呀呀!倩姐贊得好!大伯贊得好,大家一都贊得好!無論‘巧局’還是‘險局’,局局都大獲全勝!小妹我此次特別在乎‘較量’的全過程與細節。我將計劃安排與現場實況一一對照,確實給人以‘彩排’與‘實演’的感覺。我要贊賞這位先生......”她把“這位先生”四個字說得特別響亮與親切。“我要贊賞這位先生,‘決策英明,計劃周密,注重細節,指揮得當’,正因為如此,本次‘較量’才大獲全勝!由此,我對這位先生崇拜得五體投地!”她在說這番話時一直流蕩出艷羨、信服、稱譽與崇敬的神情,也隱隱夾帶著一絲絲對于這位少女而言前所未有的、為人難以覺察的別樣神情。她趁他人不注意遂轉過身去垂下了頭。

三位老人一都把小妹那別樣神情看進眼里,喜至心頭,笑上眉梢。稍后,他們碰頭低語了幾句,便委托李大伯代表他們略表心意。

李大伯走了過來,望著藍衫青年爽朗一笑道:“我謹代表兩位母親也包括我自己,伸出大拇指稱贊一句:‘這位先生真是料事如神!’我們還要夸耀說:‘后生可畏!后生可信!后生可敬!’”

話音剛落,三位老人一都把目光投向小妹,正好與小妹的目光相接,直把小妹羞得滿面通紅。她又別轉臉垂下了頭。

那藍衫青年注意到了這一切,急忙走到人群中來解圍。他特意選擇另外的話題。他親切地對大伙說:“自我來到古鎮第一天去桃花島賞花起,直至今日已有四個月了。明日我就要離開了。今日上午我必須去鎮北書館看望辛辛苦苦培育我的兩位恩師。”

他又特意走到書童身旁,用右手搭在書童左肩上眨眨眼微笑道:“你現在快去請郝大爹郝大媽過來,‘一齊都接過來’。順路上街買些雞魚蛋等等副食與蔬菜,讓我們美美吃一頓‘團圓飯’!。你懂的。”

書童會意嗯嗯連聲頻頻點頭,一轉身離開李家消失于大街盡頭。

那李倩一聽要去鎮北書館,正合自己心愿。她莞爾一笑道:“去鎮北書館吧,我也去。一來我要感謝兩位師尊培育出了像您這么優秀的弚子;二來我要感謝師尊培育出平和哥這樣杰出的弟子;三要感謝二位師尊對我的培育之恩。我還要與二位師尊共同分享我們與那賊‘較量勝利’的喜悅,以及平和哥尚未回返的憂傷。我這次也是與二位師尊惜別,將遠足他鄉削發......”她沒把話說完偷看大伙的反映。

小妹急忙打斷她,怕她越往下說會越發激起她那無盡的傷悲。小妹急切道:“我也去!我去是代表我哥向二位師尊感恩!”她立即在心里補充道:“我還要與‘這位先生’結伴而行哩!”話雖沒有說出口卻早已羞得燒紅了臉。為了掩飾自己的嬌羞遂疾速別轉臉自我鎮定了好一會兒。隨即她羞怯地微笑道:“我也去,不知會否妨礙倩姐?或妨礙‘這位先生’呢?”

那藍衫青年即刻欣然表態:“哪會哪會!正好。那我們三人就結伴同行吧。師妹李倩,你意下如何?”

三位老人也已頗受感染,異口同聲道:“那我們仨也加入你們吧。”

兩位大伯對視一笑也拿定了主意。那位中等身材滿面絡腮胡的大伯高聲嚷道:“我倆也得去!因為,以前聞聽兩位師尊大名如雷貫耳,可從未瞻仰二位的尊容。今天我倆也要特意拜謁二位師尊。

那藍衫青年喜出望外,再度欣然表態:“這樣,我們九位結伴同行,甚好甚好!”他轉身揮臂仰望蒼天高聲呼喊:“喜哉!妙哉!我們中午正好可以美美享用一餐‘團圓飯’了!”

于是他們人結伴,一路談笑風生,向著鎮北書館進發。

從鎮南殷府后山通往鎮北書院距記近。只要穿過兩條大街和三條小巷再走一段平坦的大路就到了。這段距離遠比鎮東織坊李家到書館要近了許多。郝大爹和郝大媽一行四人比藍衫青年他們先到一步。

二位師尊迎了出來,邊幫忙卸擔邊讓座遞茶。又寒喧了一番。

那師母驚詫不已詰問:“嘖嘖嘖嘖——!這是怎么回事兒呀!來到就是了,還送這么些副食和時蔬,這是為何呀?

郝大媽故意不把話說透:“我們中午要在這里吃飯呀!”

師母佯裝動怒:“您看您們是怎么搞的?難道有我家二人吃的,就餓著您們四人了嗎?真是的!令人匪夷所思!”

郝大媽微微一笑十分友善:“二位師尊有所不知,呆會兒,有人來拜訪二位師尊哩。人數還不少。所以我們預備整它兩三桌。這就買了一些米面油酒雞魚肉蛋及夏季時蔬。不是小看二位師尊,請別介意。大家都知道,平素您家二人吃飯,只開小鍋小灶,儲備必然少,哪里應付得了這宗‘突然襲擊’呀?呵!——哎呀!您看我這人老癲懂了!只顧說話了,竟忘記給您們介紹這兩人了。啊——,這位小童,是遠道來的藍衫青年的貼身書童。這次呀多虧了他倆,要是沒有他倆精心主持及鼎力相助,是不可能取得今天這么大的成果的!——啊,這位后生子是我遠房的侄子,你們二人快拜見二位師尊!”

二位師尊見那兩人形象舉止有所迥別,于是開始仔細打量起他們來了。那書童精明活潑倒也沒什么異樣。可這位后生卻讓人捉摸不定。

二位師尊環繞著后生詳看端倪。只見他身材修長卻顯得有些瘦弱。頭戴鴨嘴帽,帽檐掩住了眉目,略略顯出濃眉大眼。可那目光也顯得有些呆滯。雖然鼻、口、耳與之搭配起來隱隱透出五官精致,卻由于滿面塵土掩蔽怎么也難以引人注目。

師母掃了他一眼覺得怪心疼的。她說:“看您十分勞頓與疲憊,您就別進廚房了。快去洗個澡,換一身得體的衣服,啊衣服都帶了嗎?啊帶了,那好。讀書了吧?啊讀了,好。你洗完澡換好衣服,就去書案看書,那里放了幾本,估計您會喜歡的!來來來,我把澡堂和臥室指點給您,你自個兒忙去吧。如還有其它需要,再向我招呼一聲。

那后生跟在師母身后連聲致謝:“謝謝師母!謝謝師母!——啊!外面人聲喧嘩,一定是來客了,師母您去忙吧。”他那么沙啞的聲音,沒有引起師母及其他任何人的關注。

大廳門外果真來了許多客人。為首的就是藍衫青年。

小妹一見二位師尊即歡快地奔了過去,與師父握握手便撲到師母懷里撒起嬌來。她嗲聲嗲氣道:“我們好久沒見了,怪想您們的!”

師母愛撫著她的頭親昵道:“誰說不是呢?我們也怪想你們的,”

小妹直了直身子凝望著師母:“我代表哥感謝兩位師尊的培育之恩!”聲音顫動著透出了莊重、誠摯與親昵。“可我哥沒能......”當一看見倩姐興匆匆走過來,便緘口閃向一旁,讓位給倩姐。

李倩先與師父親切地抱了抱,便轉身撲到師母的懷里,把頭伏到師母的肩上放聲慟哭起來。

師母理解她的心情,親昵心疼地愛撫著她的頭、肩與背,兩行淚水似串珠樣滾落下來。

佇立一旁的師父輕聲開導道:“喂喂喂!我說,倩兒!都以我們的勝利告終了,是大喜事呀!我們應當高興才是呀!”

李倩一聽即刻站直身子破涕為笑了。她怡怡然道:“是呀,我們大獲全勝,是應當高興才是!——啊,這次多虧了這位先生,是他頗善謀劃與指揮。才統領我們打了大勝仗!”

“看看是哪位先生呀!竟有這么杰出的才智!”師母伴同老伴走了過來。仔細看了看,面上流蕩出驚喜不乏猜忌:“您是?是.....竟究這么熟悉又陌生!.哎呀呀!您不就是六年前離開書館的優秀才子雷揚嗎?您怎么來了?你看你,咋就不先捎個信來呀!?”

雷揚兩掌貼于褲縫畢恭畢敬行了一個躹躬禮委婉道:“師父師母安好。徒兒不敬,沒有主動過來請安。方才徒兒一見小妹、李倩與你們是那樣的親昵與熱切,不敢上前打撓了。現在,二位師尊親自特意來關愛弟子,真是折殺弟子了!”

師母佯裝不依:“看你說的!誰見誰不都是見嗎?更何況你與我倆是誰與誰呀?哪還用得著這么見外呢?大伙說,是不?”

那師父走上來面對著他伸出右手連拍了雷揚左肩三下,  又將他的身子扳正左瞧右看終于發抒感嘆:“咦——!我們雷揚比六年前壯碩多了!英俊多了!成熟多了!——呃!不是聽說你離開書館以后進政府機關謀事了?做了什么官呀?現在還一直當職嗎?

雷揚敬重地回應道:“就做了個主任,芝麻點子小的官兒。那官場內充滿內訌傾軋、爾虞我詐、血腥殺戮,我不敢倒向任何一邊,即令保持中立也難以自持。我工作不到兩年竟一氣之下辭去職務走上了社會。那曾想他們的觸角早已伸向了社會,疑案、懸案與血案叢生,民不聊生,累遭欺凌與殘害。我一怒之下便建立了‘私人偵探所’,想借以查案破案,為民伸張正義。處理小案倒已順利,可涉及重案大案就總碰釘子,甚至險些遭來殺身之禍。就拿古鎮這樁案子而言吧,殷馨玩火自焚,這是案件演釋的必然結果。可對他的老爹要想從根本上扳倒他,那并非易事!所以這次雖然大獲全勝,卻并非是查辦此案的大勝。這僅是民間處治的勝利,還不敢奢望官僚機構主持公道!”

他的這番話直激起了一片真誠熾熱的贊賞聲。李伯朗聲贊道:“我一直在捉摸,本次跟蹤查案,怎么一環緊扣一環,環環順利直到取得最后全勝,究其緣由,原來是大偵探在辦案呀!”張母與李母對視一笑也由衷贊道:“一開始我倆對跟蹤查案的行動不理解,后來看到樁樁件件一都得心應手,就在心里猜測,一定有高人在指點!現在我們才明白了,這個高人就是大偵探您呀!”那喉包突出的大伯誠摯且內疚:“我們兄弟伙有眼不識泰山。成天與大偵探在一起,不免有所失敬與得罪,還望大偵探您海涵!”小妹依舊別出心裁:“還是倩姐說得好:‘大偵探頗善謀劃與指揮,才有了今天的全勝’!依我的話說,我簡直要對這位大偵探崇拜得五體投地了!”

雷揚漸漸面紅了起來:“大家這么贊我,直令我汗顏!真的太過獎了,我簡直不敢當啊!”

那位師父滿面紅光遂說出了公道話:“我說雷揚啊,大家的贊賞句句是實話,件件功勞都明擺著,哪有‘過獎’呢?您完全當得的。——當然啦,謙遜也是美德嘛!”說罷獨自開懷地哈哈大笑起來、

雷揚真誠且平靜地說出感悟:“經過這六年實踐,我最大的體會就是,人世間所有能成功的大小事,全靠民眾的支持。這次古鎮查案尤其證明了這一點。發現平和滯留殷府的第一人是小妹,她依據他投河前的異樣態度。‘浮尸’右手的趾骨,墓地祭掃的陌生男女,準確判明‘投河自盡’的不是平和而另有其人。這個正確判斷正成了追查此案的主導;郝大媽透露的信息,讓我確認大太太一身正氣,可為我們后期行動提供幫助;如果沒有幺公德高望重,就無法組織起浩大的群眾隊伍;沒有大伯的勇猛,哪來許多場合的鎮定自如;沒有道長夫婦和尹柯夫人的配合,追查案件也就不會步步深入;沒有李倩師妹對平和忠貞的愛對殷馨無比的恨,洞房那一出就不會演得那么逼真與沉著。如其不然,我倆早已尸骨無存了!事實勝于雄辯:民眾的智慧是無窮的,民眾的力量是強勁的,任何事業的成功,社會的進步一都有賴于民眾。我敢說:民眾才是社會前進的動力!民眾才是真英雄!

大廳里的聽眾一都為這番話爆以最熱烈經久的掌聲。

雷揚依然保持平靜與謙遜:“我們要為取得勝利而歡呼,我們也要為沒將殷老賊扳倒而遺憾。還要為平和師弟還沒還陽回到師妹李倩身邊而感到不足。啊,不知師妹李倩現在還堅持‘遠足他鄉削發為尼’的念想沒有?如果堅持的話,那么請慈愛的師母說服她放棄此念!”

師母一聽嫣然一笑走到李倩身邊,溫存親昵地低語了好一會兒。

李倩淚如泉涌,不停地擺著頭:“我堅持!只要......平和哥不還陽回到我的身邊,我......就......遠足他鄉削發為尼!啊啊啊......慈愛的師母啊,您就別再勸我了,我心已決,絕不更改了呀!”說罷撲進師母的懷里放聲慟哭起來。

那師母一邊愛撫著倩兒,一邊仰脖向雷揚聲明:“揚兒呀!你交給師母的任務怕是完不成了!您另想辦法吧,呵——”

雷揚高揚起嗓音回應道:“既然師母已如此說了,我們也已束手無策了!那——,我們唯一的辦法是,不妨請出一位高人試試。”隨即他向內屋呼喚了起來:“郝大爹郝大媽!快將那位高人請出來——!”

“來了——!”隨著一聲回應,有三個人一閃身便出現在里屋的門口。那身材修長膚色蒼白的男人由二老攙扶著緩緩走出門來。

廳內所有的人驚奇不已,紛綠踴了上去爭相看個分明。

二位師尊也趨前細看。那師母驚詫不已:“呀——!經了梳洗打扮就像一個人!一個受自己寵愛卻至今下落不明的人!哎呀就是他!剛來時還用沙啞的嗓音蒙騙我呢!這壞小子,待會看我怎么收拾你!”

那張母也認出兒子來了。她疾步趕過去緊緊抱住兒親過左臉又親右臉。兒子也緊緊抱住母親。就那樣母子倆痛痛快快地大哭了一場.

小妹立即跑上前去摻和在母親與哥哥之間。心里雖然有數,不至于哪樣震驚,卻百日之后能親眼見到哥哥,也止不住熱淚往下流。

一俟母女倆想到了李倩,便急忙閃到一旁給她騰出了空間。

那李倩此刻站在幾步開外一動未動。她呆愣地望住平和,驚喜交集,振奮不已。她不知該邁步向前還是駐足止步。就那樣癡迷地呆愣地久久地望住平和。

那平和也愣了一下,遂疾奔向前將她摟進懷里,緊緊地緊緊地。李倩也緊緊地摟住他。倏地悲聲痛哭;不一會,兩人一都伸直腰對望了一眼又將頭碰到一起嬉笑不止。

李倩扭過頭環顧四周又尋看了大伙一眼殷切詰問:“我這是在哪里?是做夢吧?”

大伙異口同聲回答:“在書館。不是夢。是現實!”

她回過臉去凝望著平和的臉關切地問:“你還好吧?”

平和立即回答:“很好!現在特別好!”聲音是那樣的親切溫存。

她睜大眼睛又問:“您是怎么得救的?”一顯關懷備致。

平和俯下頭凝視著她的雙眸柔情蜜意道:“謝謝師妹關懷。此事說來話長。首先要感謝道長的救命之恩。記得那天在‘苑中軒’內我們仨正在復蘇時,他走過來悄言細語道:‘您現在只能看與聽,還不能動彈與說話。您仔細聽好了,殷馨要我給您下巨毒,我偏要給您服解藥!他要您死,我偏要您活!你必須聽清楚了!從現在起直到移尸枯井,都必須保持假死狀態。不然就會暴露真相,那樣不僅你會被立即處死,我也因此而遭受牽連。接下來他佯裝下毒卻給我服了解藥,隨即他一閃身便消失于祭壇后面去了。我被拋進枯井后即得救了。”

郝大媽走了過來親切道:“接下來的事由我來告訴您吧。我家住在殷府后山,就靠近枯井。早先開荒就挖到了枯井底部。當一聽說移尸枯井,我和老伴當天傍晚趁四下無人,即取掉兩塊磚就發現尚處于昏迷狀態的平和。便急忙用柴草掩住了井底。從此每天送去三餐飯每三天換一次衣服與便桶。雖說長期不能見天日卻也總算能存活下來。”

那雷揚也趨前補充道:“是小妹堅信她哥還滯留殷府的意念啟迪了我,我和書童才夜間巡殷府傍晚巡后山。一天傍晚我到那里,發現左邊來了巡羅隊,右邊來了提著飲食盒的老人。眼看兩方即將相遇惹出麻煩來,我急中生智,掩住老人的嘴并一攬將她藏于草叢中。待巡羅家丁去得遠了,我倆才去見平和。我叮囑平和,要做好久困枯井的準備,一旦外出就必然招至殺身之禍。他意志堅定,終于熬到了大獲全勝的這一天。這,就是平和獲救的全部經過。”

大伙聽了,都嘖嘖連聲不無后怕;也豎起大拇指夸耀當事人的勇敢機智與堅韌不拔;還有人情不自禁地鼓起掌來,為李倩致以由衷的祝福。祝她愛情忠貞,終于迎得戀人還陽歸來,如愿以償。

師母尤其激動不已。她神采飛揚談古論今:“昔有《還魂記》今有《還陽記》,真是奇哉妙哉!明末戲劇家文學家湯顯祖創作了舉世聞名的《牡丹亭》又被稱作《還魂記》;現今古鎮人民共同譜寫了震驚世人的現代戲《還陽記》。不過昔日的《還魂記》是憑借鬼神的力量還魂的;而現今古鎮的《還陽記》卻是依靠人民群眾自己的智慧和力量還陽的。二者本質上迥然有別。”師母的話博得了一陣熱烈的掌聲和歡呼聲。

平和與李倩深知大伙的真誠與善意,兩人畢恭畢敬地向眾位親友三躹躬。平和由衷致謝道:“我代表小倩與我自己,謹向杰出的大偵探雷揚師兄及小兄弟,致以由衷的謝意!向德高望眾的師尊、幺公、兩位大伯、郝大爹郝大媽以及關心和救援我的眾位鄉鄰致以由衷的謝意!向,”他倆將目光停留在小妹的面上故意頓了一會兒才霍然特別高揚起嗓音道:“我倆還要特別向天真活潑、聰明伶俐、機智勇敢及足智多謀的小妹,致以由衷的謝意!”所有在場的人都報以誠摯的贊賞與熱烈的掌聲。

就在此時,郝大媽特意進來請眾位到餐廳就餐。她點著三席中的主席激情道:“諸位!我郝大媽沒有主導權僅有建議權。我本次斗膽建議,這一席由二位師尊、幺公、三位家長,還有平和與小倩,雷揚與小妹入席,正好十人。他們在一起方便圍繞主題說說話。其余兩桌由我們大家隨意入座。大伙如果沒意見就鼓掌通過。”

大家齊聲歡呼“同意!欣然同意!”隨即爆發經久不息的掌聲。

掌聲未息,那郝大媽高聲唱道:“傳菜!”隨著這一聲呼喊,負責傳菜的姚嬸、書童和郝大爹分別用餐盤托著第一道菜走了出來。郝大爹在主席一旁候著。郝大媽小心翼翼地將香氣撲鼻油湯盈盈的主菜傳到桌中央。點著主菜情趣盎然道:“大伙看看,神龜漂游大海,身披一串珍珠。我們這位郝大爹原本就是名廚,此次大顯身手,刻意創新。他說:‘龜在不少地方俗稱團魚,龍眼俗稱桂圓。取一個團字和圓字,給合成團圓。’依他的說法,將這道菜作為主菜,就意味著今日的酒席叫‘團圓’席。就見證了平和與小倩歷盡磨難終于團圓!”

那位師父面色泛紅欣喜道:“喜哉!妙哉!那么讓我們熱烈慶賀這兩位才子團圓吧!我提議,‘為才子團圓干杯——!’”

眾位親友一都舉杯站起來歡呼道:“為才子團圓干杯——!”

待大伙坐下后,郝大媽又高聲唱道:“上第二道菜——!”

此次郝大爹在老伴傳菜時就搶先介紹開了:“以往都喜歡芹菜酸椒炒牛肉絲,今日我刻意用牛肉丁炒芹菜,特意取個‘丁’字和‘芹’字組合成‘丁芹’,諧音‘訂親’。言下之意就是恭賀平和與小倩今日中午訂親正式結為伉儷。大家以為如何呢!?

大家齊聲應道:“好噢——!”一都激動地站了起來舉杯賀道:“為平和與李倩訂親干杯——!”

李倩關切地注視著小妹:“你們也訂親吧。”

小妹羞怯道:“我和誰呀?況且我還小呀!才十五歲呢!”

幺公盯住小妹一本正經道:“自古以來,女子十四歲即可訂親了。你還長一歲呢!哪有害羞與拒絕之理呀!”

雷揚睨了一眼小妹羞澀道:“她要是讀幾年書再經人調教,她的才智必然不在我之下。我想她到了那時,一定會瞧不起我了!”

師母瞪了他一眼生氣道:“是她瞧不起你還是你瞧不起她?即令屆時她超越了你,你倆也是頂般配的呀!就今天也訂親吧。”

平和嚴肅不乏親切:“我知道你家已沒親人了。就依我家家規,女孩兒十五歲訂親,也必須等到年滿十八歲才能完婚。到了那時也只有到了那時,你倆才可以......”他紅著臉望了望在坐的長輩,鼓足勇氣說下去:“到了那時,也只有到了那時,你倆才可以圓房!”

小妹立時羞紅了臉垂下了頭。可嘴里還嚶聲埋怨道:“哥——!您看您!都說些什么呀,快羞死小妹了呀——!”

雷揚微紅著臉親切地睨視著小妹,好一陣怡悅、羞澀與緊張。

此時,餐廳里所有的人一都站了起來平添了新詞:“我們再為雷揚與小妹訂親干杯——!”

一瞬間,歡呼聲、祝賀聲、猜拳聲伴和著酒肴的香味兒在書館上空回蕩。

 

 

 

 

 

 

 

 

 

 

 

 

 

 


作者:王孝榮 錄入:王孝榮 來源:原創
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 內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網站地圖 | 在線留言 | 信息交流 | 網站投稿說明
  • 瀘州作家網(www.heluyao.cn) © 2019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錄
  • 主辦:瀘州市作家協會 站長:楊雪 總編:李盛全 名譽總編:剪風 副總編:周小平 羅志剛 總編室電話:(0830)2345791 法律顧問:劉先賦
    地址:瀘州市連江路二段12號五樓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備108081號
  • 8球真钱游戏 叙永县| 金溪县| 新龙县| 印江| 岐山县| 府谷县| 恩施市| 武穴市| 乐清市| 凌海市| 芮城县| 新乡县| 黄浦区| 瑞安市| 洪湖市| 大埔区| 鹤庆县| 旬邑县| 定西市| 奉贤区| 东宁县| 丹阳市| 两当县| 黑水县| 和田市| 万荣县| 巨野县| 盘山县| 即墨市| 桑日县| 廉江市| 抚州市| 利辛县| 沙河市| 泌阳县| 广丰县| 类乌齐县| 肥东县| 汝城县| 塔城市| 台江县| 剑河县| 新余市| 青州市| 澜沧| 大埔区| 渭南市| 克东县| 金昌市| 论坛| 轮台县| 沙洋县| 屯昌县| 武陟县| 吴旗县| 宁乡县| 开远市| 孝昌县| 财经| 舞阳县| 安陆市| 丹棱县| 洛扎县| 阿坝| 通道| 金山区| 高青县| 林州市| 敖汉旗| 巴青县| 武威市| 临汾市| 新干县| 福州市| 铁力市| 福清市| 乌审旗| 黑河市| 应用必备| 育儿| 肥城市| 临漳县| 万载县| 屯留县| 西宁市| 龙江县| 内丘县| 前郭尔| 雅江县| 姜堰市| 莲花县| 廊坊市| 登封市| 镇安县| 巴东县| 利川市| 新干县| 文水县| 顺义区| 股票| 文成县| 沁阳市| 孟连| 丰顺县| 泸定县| 武邑县| 红原县| 英山县| 敦煌市| 星子县| 武功县| 霞浦县| 贵州省| 雷山县| 高雄市| 株洲县| 安吉县| 岢岚县| 射洪县| 虞城县| 华阴市| 股票| 乐至县| 瓦房店市| 土默特右旗| 宁德市| 长岛县| 孝昌县| 长白| 临高县| 喀喇沁旗| 仙居县| 霍城县| 新泰市| 宁化县| 无棣县| 柳林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