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文學作品 >> 散文 隨筆 雜文 >> 內容

貴陽,貴陽

時間:2012-08-21 6:37:41 點擊:

  核心提示:要不是“中華寶石文學獎新人獎”讓我多少有些心動,我還是有很多原因拒絕貴陽的,其中就有比如文章寫短了被那里的編輯看不上,寫父親、母親的稿件被他們拒絕刊發之類,但最重要的倒不是這些雞毛蒜皮的事,也確實不是...

要不是“中華寶石文學獎新人獎”讓我多少有些心動,我還是有很多原因拒絕貴陽的,其中就有比如文章寫短了被那里的編輯看不上,寫父親、母親的稿件被他們拒絕刊發之類,但最重要的倒不是這些雞毛蒜皮的事,也確實不是不想去而是不敢去。我心里明白,一旦去了,一顆心必定會留戀于那里的生態山水,一份情想必也逗留于那里的美麗人文;“心泰身寧是歸處,故鄉何獨在長安”,時時被那種自然和人共同營造的特有的濃濃歸宿感包圍著,即便我這樣習慣于行走在大地的人,還會有去別的地方行走的心思?

201288日,天氣預報說,我所居住的這個邊地小縣城即將遭遇連續五天以上40°c左右的“火爐”天氣,可能再續去年創下的全國之最。恰好這個時候,就被安排去貴陽參加“中華寶石文學獎新人獎”頒獎典禮,我拿著身體吃不消這樣的持續高溫暗自說服了自己,然后拿著“之前已經答應主辦方了的,不去顯然不合適”這個堂而皇之的理由爭取單位放行。得到準允之后最終決定,躲開在大納公路上從坑坑洼洼抵達坑坑洼洼身心勞頓,從天路上飛去。短短不到五十分鐘的穿云破霧,心還在我的邊地小縣城那里,身已落入貴陽的市井間,像天地間突地降臨的一個小黑點,在那里迎著爽爽的風打著旋,這時,又格外想像鳴蟲或螞蟻一樣在街邊的任意一條樹縫里伏著,除了一動不動還靜靜地注視,正午的陽光薄如蟬翼,透明里夾雜著幾縷青草的芳香和不明中的潤,惹了我的鼻子不停地一陣狂嗅;與此同時,它又金子一樣覆蓋著這座巨大的城市;澄澈玻璃般的碧天里的幾個云朵就像山坡里的農人,忙里偷閑地聚攏來說了一兩句悄悄話,就又急急地散開了,在天空里像幾朵隨性的野棉花綻放在各自的角落,巨大的草原里隨便吃草的羊一樣獨自悠閑。不由得就有些責怪自己,先前在飛機上那會兒,怎的就沒有想起探個身,把靠窗的那一兩朵摘下捏在手里或放在唇邊?我覺得無論這陽光還是這云都是恰到了妙處,把偌大一個貴陽城給弄得像少女的目光,脈脈含潤,最適宜人向往,輕而易舉就把一顆顆外地來客的心給粘住了。

下了榻,放下行李,一刻也不愿意呆在房間,就莫名其妙想在大街小巷里走,像魚遇上了靈性的水、蜻蜓遇上了和煦的風。走哪里變得已經不那么重要,雖然哪里都是陌生的,但哪里卻又都是熟悉的,那一張張熟透的果子似的特有的笑臉在街市間隨時朝向你;那像天氣一樣略為有一點潤,恰到好處潤心、活肺的話語圍繞著你。你就覺得,無論走哪里其實都是合適的。但我還是一心想著要朝著一個地方去,一個一定已經為我準備了很多年卻因為幾次借道匆忙而終于沒有去過地方。而那地方又并不遠,一打聽,甚至就只需要二十分鐘步行,無需動車。索性就跟著許多人的腳步走,往清幽里走,果然才走沒多遠,“中國生態教育基地”幾個字就呈現在眼前,雖然有些斑駁,但還是陡地就把我灰暗的眼眸給照亮了。在我看來,在中國的版圖上,貴州無疑是全國少見的遠離喧囂的生態省份;而在貴州的版圖上,眼前的黔靈公園卻是離喧囂最近的生態基地,喧囂就在幾步之遙,卻被嚴嚴實實地拒絕在一門之外。一遠一近間,同樣留給我們無限的思索,難怪有人這樣感慨:大美西藏、生態貴州。無論如何,在這樣的牌子面前,誰的腳步都是止不住的。嗅覺告訴我,無意間已經走入了巨大的天然氧庫,貴陽城里人長壽的秘境,一路移步過去,山腳到山頂,站著、坐著、躺著、歌著、舞著的老者們,都充分證明著我的判斷。

我已經隱約覺得,到貴州來,領獎已經變得不那么的重要了,畢竟我的蒼白的文字所換來的獎項哪有生態貴州這篇寫在天地間的文字吸引眼球?于是打定主意,還得在四下里走走。接受著擁擠,往潤里走,走到潤濕中去,直到瀑布的飛珠落玉把全身濕透,又感到肺等器官在胸中酣暢淋漓地陶醉于潤濕。這時,導游推了我一把說:“這就是黃果樹瀑布。”如果要到黃果樹看水寫文字混飯吃那絕對是錯誤,古往今來,畢竟多少大師在暗自罵自己不勝筆力的同時,卻又已經寫下了無數不朽的文字。我不敢有半點這樣的癡心妄想,關于黃果樹瀑布,我只得動用導游小吳的兩行簡約文字來描述:“今年的雨量充沛,壯觀就體現得格外淋漓盡致;如果說到江南那是去欣賞一幅水墨畫,那到黃果樹瀑布就是在閱讀一幅山水畫了。”

聽說一天勞頓之后,晚上還得到貴陽大劇院看多彩貴州風情演出,我心里就有幾分不樂意,晚飯時甚至還有意多喝幾杯消磨時間。忽然記起不知哪位名人說過“人生最大的悲哀莫過于有眼睛熟視無睹”,索性還是隨著人流進去了,劇院里出奇的擁擠、雷動的掌聲告訴我,又是絕對不可以忽略的貴州秘境被我碰上了。苗家歌舞、侗族大歌、水族婚嫁、岜沙人的成年禮等在這里以精彩的歌舞形式展現,多姿多彩幻化為動聽的音樂,人如魚在水一般的燈光里游動。如果說,數不盡的山水潤身、潤肺,那道不完的人文一定潤心、潤靈。主辦方之一的貴州省地礦局對這次活動的籌辦看似無意,實則精心。他們在用自然的山水洗卻我們滿身的風塵之后,接著又用本土人文洗去心地里的灰暗,讓我在大地上游走的心哪怕在片刻間亮堂隨即安定下來,“我生本無鄉,心安是歸處”。小住貴陽不過幾日,很快就產生了某種歸宿感,然而,負罪感很快卻又在胸中升騰,電話詢問中得知,我的居住地正在承受著繼去年之后的秋后持續高溫高熱,河流近斷,草木臨枯。我對自己說,還得用這管墨水滋潤干涸的土地,用文字守望郁郁蒼蒼的記憶。

貴陽,你那惹人羨慕的綠綠、爽爽、潤潤事實上又時時刻刻在糾結著我具有強烈責任感的內心呢。“客樹回看成故鄉”,人人永久的居住地,都是貴陽該有多好啊。貴陽,貴陽。

劉光富,第二屆中華寶石文學獎新人獎獲得者;中國國土資源作家協會簽約作家,中國國土資源作家協會會員、瀘州市作家協會會員。

上世紀七十年代出生在云貴川三省交界處的蜀地偏僻村落,草木的子孫,土灰狗是玩伴兒,一個進城求學又回到山村當孩子王、睡在村莊而又夢著村莊還寫著村莊的男人先后在“雞鳴三省”之地的鄉村小學、鄉鎮工作17年,報社工作1年;做過教師、記者、公務員;現供職于四川省敘永縣國土資源局。1990年在四川省敘永師范就讀期間,在新疆《石河子》報發表散文詩;之后,陸續在《四川文學》、《青年作家》、《北京文學》、《中國校園文學》、《大地文學》、《中國國土資源報》、《四川日報》、中國作家網、等發表小說、詩歌、散文、散文詩等文學作品500余篇;著有散文集《我的土地我的村》。

作者:劉光富 來源:網絡
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 內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網站地圖 | 在線留言 | 信息交流 | 網站投稿說明
  • 瀘州作家網(www.heluyao.cn) © 2019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錄
  • 主辦:瀘州市作家協會 站長:楊雪 總編:李盛全 名譽總編:剪風 副總編:周小平 羅志剛 總編室電話:(0830)2345791 法律顧問:劉先賦
    地址:瀘州市連江路二段12號五樓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備108081號
  • 8球真钱游戏 武宣县| 丹棱县| 金华市| 德州市| 女性| 万年县| 尼木县| 汕头市| 民县| 利津县| 思南县| 泗洪县| 桃园县| 郎溪县| 泰来县| 保亭| 苍南县| 澄城县| 乌兰察布市| 阳春市| 徐州市| 黔西| 保康县| 长岭县| 甘泉县| 静海县| 忻州市| 大竹县| 皮山县| 五常市| 张家川| 江达县| 宁陵县| 沙雅县| 天祝| 金门县| 姚安县| 桃园县| 南陵县| 班戈县| 东乡族自治县| 东至县| 安国市| 观塘区| 湘潭县| 驻马店市| 丹棱县| 成武县| 福建省| 任丘市| 天镇县| 阿鲁科尔沁旗| 佛学| 沽源县| 福建省| 黄冈市| 灵武市| 济南市| 奉节县| 晋中市| 砀山县| 炎陵县| 宁乡县| 措美县| 卢氏县| 即墨市| 清河县| 泾阳县| 奉节县| 仁布县| 桃园市| 建始县| 怀宁县| 招远市| 古蔺县| 儋州市| 来安县| 增城市| 延长县| 仲巴县| 平顺县| 延津县| 沽源县| 文安县| 鱼台县| 汾阳市| 凤阳县| 读书| 灯塔市| 彭泽县| 达拉特旗| 内乡县| 托克逊县| 舞钢市| 宜君县| 双峰县| 安宁市| 和田县| 宁国市| 曲阜市| 麟游县| 北票市| 文安县| 清镇市| 墨江| 利津县| 新昌县| 香格里拉县| 福贡县| 兴国县| 新田县| 开平市| 鹰潭市| 勃利县| 抚宁县| 辛集市| 商水县| 阿拉善盟| 乡宁县| 竹北市| 上蔡县| 长武县| 宁德市| 甘肃省| 黔西县| 镇安县| 汤原县| 灵山县| 衡阳市| 社旗县| 万年县| 乐安县| 新丰县| 霍林郭勒市| 延吉市| 邛崃市| 子长县|